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藏书阁:最新章节免费 小说免费阅读
欢迎您,[登录]或[注册]

藏书阁 -> 现实百态 -> 这个村长有点儿彪 -> 第十八章 金钱与爱情

第十八章 金钱与爱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彪这些日子感觉生活过的美的不行,每天不仅过的充实,还很有希望,喂完羊,写小说,写的累了,就拿出手机跟何来娣浓情蜜语或是调戏挑逗一番。

       唯一不美的就是每天早晚烧炕烧大锅的时候,尘土飞杨的实在是太脏了,每次烧完,鼻孔里都黑黑的。

       “夫人,你看看我嘴唇干的。”王彪拍了一张嘟嘟的像猪拱嘴的照片,发给何来娣,开始下套。

       何来娣一看照片,不由问道:“怎么干成这样,都裂了,是不是缺维生素啊?”

       “不是,是上火烧的。”

       “上火?上什么火啊,烧成这样?”何来娣纳闷。

       “欲火,欲火焚身啊,你再不从了哥们,哥们就灰飞烟灭了,哈哈哈哈哈!快点送个法式湿吻给我润润大嘴唇子。”王彪坏笑起来。

       何来娣脸一红,这个臭东西,真是戴眼镜的都是闷骚男,“你个臭流氓,咋那么色呀,哼,一管润唇膏就能解决的问题,还用得着姐出马?”

       这时,忽然弹出一条别人的微信提示。

       还是高一十五班的群聊信息。

       王彪顺手点开,一看,眉头不由一皱,是一附着电子相册的新婚请帖,秦铁铮的。

       封面照片上,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精神帅气,一身贵气的秦铁镇深情脉脉的看着一穿着淡绿色婚纱,美的宛若精灵公主的新娘子。

       只一眼,王彪心里便滋生了几分嫉妒和羡慕,他除了学习比秦铁铮好外,其他方方面面都完败给秦铁铮,家事显赫也就罢了,人又长的那么精神帅气,工作不仅前程远大,现在又娶了一位这么漂亮的媳妇。

       他和他的距离拉的越来越远了。

       王彪的情绪一下低落了下来,上高中时,他心里很嫉妒也很羡慕被奉为中心的秦铁铮,年少气盛的他心里更是很不服气,牛什么牛,不就是摊上一个好爹吗,他曾发过誓,一定要超过秦铁铮,可如今十年过去,他发现当初的誓言,就是个大笑话。

       就他走神儿的几秒中内,死寂了许久的同学群,一下子热闹起来,一条条祝福祝贺的信息好似种了弹窗病毒一般,接二连三的弹了出来。

       想了想,王彪也编辑了一条祝福语:芝兰茂千载,琴瑟乐百年,新婚快乐!

       他刚发完,李鲲鹏就回了一条:哎,大家伙看看,这大作家就是不一样,哎彪哥,小说出版了吧?得赚好几百万了吧,啥时候请大家吃饭啊?

       “什么?彪哥小说都赚这么多钱了,请客,请客彪哥。”

       “彪哥发财了,大家快宰他。”

       一时间,七八个人跳出来起哄架秧子。

       弄的王彪一个头两个大,这李鲲鹏真他妈孙子,老子给你戴绿帽子,还是咋了?总他妈跟老子上眼药?

       “别听他瞎说,大什么作家,一月都没刷盘子的赚的多。”结尾他发了一个苦笑的表情。

       “切,小气鬼。”

       “大老爷们真小气!”

       王彪郁闷的吐血,他娘这年头诚实的老实人还有没有活路了?说实话居然没人相信。

       这时,秦铁铮发了一条信息算是替他解围了:“老同学们到时可要早点来捧场哦。”

       “必须的,这还用你说。”

       “一定准时到。”

       “车够吗?我找几个兄弟过去啊?

       王彪看了一下日期,是这周星期六,没几天了,还有三天,这随多少合适呢?

       正发愁呢,苏淳的微信弹了过来,“彪哥,铁铮结婚你去不去啊?”

       “去啊,都看到请帖了,能不去嘛,对了你准备包多大的红包啊?”王彪问了一句。

       “五百,现在一百二百的根本拿不出手啊,你呢?”

       “啊?五百啊,我也五百!”王彪硬着头皮说道,看来只能问他妈要钱了,稿费都还给了太奶奶了。

       “你到时候带你小女朋友去不啊?”苏淳又问道。

       王彪想了想,“不知道,你呢?你不是也交了男朋友吗。”

       “你带我就带,正好见见面,让我看看彪嫂长啥样,把我彪哥给征服了。”苏淳建议道。

       “好,到时候我问问她。”

       周五,晚上,景苑别野小区,一三层联东别墅中,一群青年正坐在一张大饭桌上吃饭,秦铁铮端着一杯啤酒对着王彪、李亮、文书等几个出身于农村的同学说:“哥几个,明天早上盖下水道和放鞭炮的活就交给哥几个了,彪哥明天劳你费心了啊。”

       王彪笑着说:“废什么心,老同学结婚,出力是必须的。”

       “够意思,哥几个我先干为敬,谢谢大家伙了。”

       “客气啥啊,就咱们这关系。”

       喝尽杯中酒后,李鲲鹏对着王彪道:“哎,王彪明天你可仔细着点,别落下井盖,从家到小区门口一路的井盖都得压红纸,还有酒店的,别忘了。”

       王彪眉稍不由上挑,这妈人秦铁铮结婚,跟你啥关系,你算干嘛地啊,指使我?刚要说话,身后传来,走过来添菜的铁铮母亲闻声:“是啊,明天你们小哥几个多费费心,可别落下了。”

       王彪咽下涌到嗓子眼的话,笑着对秦母说:“阿姨您就放心吧,给井盖压红纸的活我没少干过。”

       “放心吧阿姨,绝对不会落下的。”

       秦母放下菜,笑呵呵说:“来来来,都伸筷多吃点菜。”

       赵晓龙问道:“明天咱们几点出发啊?”

       “七点,接完在大转盘绕三圈,从一桥到江北转盘在绕三圈,之后从沿江路到二桥回来到家里坐福,坐完福再去酒店举办典礼。”秦母说道。

       “好,那明天我们六点半准时过来。”

       翌日。

       王彪六点零点就来到了秦铁铮家,在冷如刀刃的刺骨刮脸寒风中,跟着其他三人,在昏黄的路灯灯光下,把一百多个下水道井盖上全部押上红纸,随后又赶回到娘家那边,帮着女方把小区内的井盖也都压上了红纸。

       弄完后,哥几个冻的跟狗是的,一个个哆哆嗦嗦,鼻涕啦瞎。

       虽然心里不情愿,但是答应别人的事,就一定要做好。

       谁叫他们几个混的一般,也没有个车,不然也跟去接亲,就不用盖红纸了。

       哥几个没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彼此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多方努力下,秦铁铮的盛大婚礼如期的进行着,一对如神仙眷侣的新人,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秦铁铮不愧是在机关里工作的,讲话和口才水准都是一流的,听的王彪这个大老爷们都心潮激荡,感动不已。

       典礼举办完之后,秦铁铮戴着新媳妇开始挨桌敬酒,半个小时后,一对新人来到了王彪他们这一桌敬酒。

       “今天非常感谢老同学们的赏光和帮助,在这,我和我媳妇多谢了,大家吃好喝好啊,哎彪哥,你身边这美女谁呀?”秦铁铮笑问。

       王彪有点儿小自豪的笑着说:“我对象。”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秦铁铮问道。

       “等小说火了,能买得起楼了就准备结婚。”王彪的傲娇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鲲鹏问道:“你现在一个月稿费有多少啊?跟大家说说。”

       “是啊彪哥,你写的小说叫啥名啊,我去给你捧捧场。”李鲲鹏一旁的林鹏也问道。

       “对啊彪哥,你到底写的啥小说啊,跟大家说说啊,这家伙藏着掖着的干啥。”

       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几个起哄的人一眼,又看了看王彪,心里不知道几人实在跟男朋友开玩笑,又或是别的事儿。

       王彪一看这架势,今天不说是不行了,只能顺应民意招供了,“《仙界大统领》,写的不好,大家别见笑啊。”

       李鲲鹏拿起手机上网一搜,还真搜到了,可一看总点击率才几十万,他看的那些书,会员点击率都在几百万以上。

       “你这点击率不高啊,才几十万,按千字五分算,你这一个月都赚不到一千的稿费吧

       王彪看着李鲲鹏,皮笑肉不笑的回道:“呵呵,你还挺了解的,还真没到一千,一个月才六七百。”

       “那你这不行啊,这都二百多万字了,才这么点稿费,这得啥时候能买楼啊,别把彪嫂等成了大婶,哎,彪哥要不去我饭店儿里去帮个忙,正好现在却个服务员,你去帮忙传个菜什么的,一个月两千块钱,怎么样?不比你这写小说强多了。”李鲲鹏脸上一副我为你好的表情说道,当他看到坐在王彪一旁的何来娣脸色变的尴尬不愉起来,心里越发的得起,一对长着肿眼泡的小眼睛中再也掩饰不住笑意。

       王彪面色瞬间僵青,放在在桌面上的手掌青筋绷起,一秒后,他忽然笑了几声“劳您费心,对了,我家最近事多了,羊都没人放,要不你来帮放羊?一个月我也给你两千,供吃供住,怎么样兄弟?”

       李鲲鹏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拍,“谁他......”

       这时,秦铁铮一看王彪和李鲲鹏语气神情不对,急忙呵呵一笑,打圆场:“哈哈哈,你们哥俩

       挺逗的,李鲲鹏我再敬你和晓龙、林鹏你们几个一杯酒,一大早开车来给我撑场面,帮着接亲,谢谢了,彪哥、亮子、文书你们三也满上,一大早帮着在外边忙活,冻够呛,谢谢了,我先干为敬。”

       说着秦铁铮一仰头,把小酒盅的白开水一饮而尽。

       王彪淡淡扫了一眼李鲲鹏,嘴角微微勾起,李鲲鹏咱们来日方长,他拿起啤酒瓶倒了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当秦铁铮离开后,何来娣对王彪说道:“我先走了,快上班了,你们吃吧。”

       王彪见何来娣脸色不对,心里不由歉疚,同时对李鲲鹏林鹏几人更加愤恨,“嗯,我去送你。”

       “不用,你跟大家伙喝酒吧。”何来娣转身走了。

       苏淳见状,站起身来:“彪嫂忙什么啊,吃完再走呗?吃完我让武岳广开车送你去单位。”

       坐在身旁的青年闻声,站了起来。

       “呵呵,不用,时间来不及了,你们慢慢吃,我走了啊!”

       王彪跟了上去。

       来到门口后,王彪歉意的说道:“你不开心了?上班时间不是三点吗?”

       “没有,是真有事,你快回去吧。”何来娣说完转身走了。

       “我......”王彪凝着眉心,静静的看着何来娣离去,直觉告诉他,何来娣不是因为有事才走的,那又是因为什么呢?因为刚才的事生气?

       “没事吧?感觉她好像很不开心。”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王彪一跳,回头看去,原来是苏淳和她对象,“你们怎么出来了?”

       “我们吃完了,正好出来看看你们,没事吧?”苏淳问道。

       王彪笑了笑:“没事,她是有事去办了,对了,你还没跟我好好介绍你身边这位英俊潇洒的大帅哥呢。”

       穿着一身商务休闲的青年微笑的伸出右手,王彪一愣,随后也伸手右手握了上去,青年说:“彪哥,我叫武岳广,小淳跟我提起过你几次,很高兴能认识你。”

       “你好,真是巧了,你跟我大学时的好兄弟一个名字。”王彪道。

       “是吗?那真是缘分,以后咱们也当兄弟得了。”

       “那感情好,呵呵,兄弟,这苏大小姐是不是没少你跟你说我糗事?”王彪问道。

       “没有,她没告诉我上次你相亲点川菜的事,呵呵呵。”武岳广微笑道。

       王彪瞪了苏淳一眼,“我就知道你不会说我什么好话的,哈哈哈,不过我大人大量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

       一说一笑间,王彪和武岳广之间的陌生变融化于笑声中,彼此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几句话下来,他便发觉武岳广是一个情商和交际能都很强的人,言谈举止之中流露着自然而然的自信和真诚,让人觉得很舒服,让人产生信任。

       苏淳笑着说:“你们两个还挺投缘的呢,彪哥你没吃饱吧,我其实也没怎么吃,咱们找地一起坐下来吃点饭吧。”

       “是啊,彪哥,咱们三个找个地,正好聊聊天。”

       “好啊,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咱们走吧,我车停在那边了。”武岳广说着,向停车场走去,不一会儿,来到一辆宝马运动版X5旁边。

       王彪惊讶的咽了口唾沫,吃惊的看向苏淳,好家伙,这臭丫头跟哪钓的钻石王老五啊?居然开宝马。

       ......

       晚上十点多,王彪终于等到了何来娣的信息,但,发来的信息却不是他期待的信息。

       “哥,我想跟你说件事。”

       王彪心里隐隐感觉好像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想了想还是回了一句:“有什么事,你说吧。”

       “你人很好,很靠谱,真的,我也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我,但是我仔细想了想,我们在一起真的不合适,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王彪没来由的心里忽然一痛,好似被人攥住了一般,连呼吸都变得沉闷困难起来,“为什么?难道我对你不够好吗?是因为白天发生的事?”

       “不是,白天的事,只是一个导火索,其实这些天我就在想,哥,我二十八了,眼看着就三十了,再不结婚,就成老姑娘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你应该知道现在感情的基础就是钱,如果没有钱,两个人即便结婚了,也会因为财米油盐,因为培养孩子的事天天吵,天天闹,我不想过那样的生活,希望你能理解,也希望你不要为难我,你这么好一定会遇到一个更好的姑娘,是我配不上你。”

       看着手机上的信息,王彪心如刀割,久久不语,是啊,现在别说物质是爱情的基础,就是亲情也都一个样,自己现在这个落魄的鸟样,拿什么去爱,拿什么去给人幸福呢?去超市买点吃的都要挑挑选选,考虑再三......

       沉默了许久之后,他忍着难以言表的苦涩和疼痛,给何来娣回了一条信息:“好,祝你早日遇到自己的归属。”

       “谢谢!”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转眼间,年关在即,家家户户的粮食基本全卖了,今年的苞米粮食价格还算可以,基本都卖到了七毛二三一斤,产量也还行,一垧地都能勾个两万四左右,算得上是个丰收年。

       兜里有钱,家家户户的人跑卖店跑街里买吃的、打麻将、逛街也跟着勤快了起来,惬意的享受着冬季的农闲时刻。

       而李桂芝却没有这样的福分,每天不仅要做饭收拾,还得凑人打麻将,卖东西,伺候局儿,这个要烟,那个要喝水,又或是借钱的,她都得事事亲为,致于王洪刚,那就是个大爷,人一喝完酒吃完饭,抽小烟就躺炕上睡觉了,那是什么事都不会管的。

       她每天忙活完家里的事,还得抽空拿着拢好的账挨家挨户要账,有的人家的账很好要,过一下账就直接把钱还了而有些人就不那样了,不愿意给钱不说,还要跟你叽叽歪歪,不想给钱不说,非得说自己家没欠那么多钱,借着这个由头,就不把账全清了,只给一部分,让她又是窝火又是无奈。

       打麻将的散局之后,李桂芝拿着账本来到了前院梁艳茹家。

       “三婶,这是今年的账,这是之前的账,真的要不是家里实在没钱,现在家里连压货的钱都没有,实在打不开碾子了,不然我也不回来你家要钱。”李桂芝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婉转可怜。

       梁艳茹歪叼着烟,一脸苦大仇深的羊翻看着账本,“什么,今年就两千五百多,今年我上半年都没怎么在家,也没打几场麻将,怎么欠这么多钱啊。”

       李桂芝一听,心里气就不打一出来,得,又来耍那一套了,“三婶,这一笔笔都记着呢,时间日期跟谁谁打的,没错,不能记花账啊,你这之所以欠这么多,是你每次打麻将都先借钱,很多时候赢了拿钱直接走了,也没还之前借的钱,账就一笔笔积累下来了。”

       “那我记得也没借那么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