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藏书阁:最新章节免费 小说免费阅读
欢迎您,[登录]或[注册]

藏书阁 -> 诡秘悬疑 -> 远蛊之谜 -> 第三十章 迷局

第三十章 迷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想到这里,侯楚天迫不及待的用刀割开封口的红色木漆,打开封信,小心翼翼的拿出里面的信件。

       是一叠厚厚的照片和和一张写满字的信纸,照片足足有十来张。

       粗略一看看,照片是编了号的,上面满是古老的苗文,字迹较大,虽然侯楚天小时候学过苗文,但是,这古老的苗文真的没怎么见过。

       现在外界普遍认为苗疆文字已经不成体系了,现在在小学里面教的苗文其实不是最初的苗文,但是哪怕是现在有的苗文也和古老的苗文相去甚远。

       现在认为苗疆过去无文字,大部分苗疆语言都是通过口耳相传,并没有统一的体系。上世纪初,全世界都处于乱世之中,包括苗疆,而外来的宗教也被陆续传入到这些少数民族区,一些传教的外国传教士,同当地知识分子配合使用部分拉丁文字母和一些记单符号,以苗疆一个分支的语言发音为标准,创造了一个个拼音文字,被称为“老苗文”,这些个拼音文字主要被用来翻译《圣经》、《马太福音》和《赞美诗》等的宗教书籍,而且这个文字主要也是被部分地区的教徒掌握和使用。

       到现在还能看到在苗疆的山区里有一些规模不大的教堂,大概也是那时候的传教士兴起建立的。当然后来也有当地的知识分子和当地干部掌握,用来记录苗疆的诗歌和传说故事。

       到后来,这种拼音式的苗疆文字被越来越多的人使用,甚至在小学也开始教授拼音式的字母苗文,随着战乱年代苗疆人民的迁移被传播到各个地方,形成一种越来越多的人使用的语言文字,但是到了各个地方以后又会和当地的方言发生一定的融合,又回归各不相同的状态。

       直到解放以后,国家组织语言学家对苗疆的语言进行了全国性的整体普查研究,对老苗文进行了标准化改革,但是尽管这样还是没有达到全国统一的标准,因为苗疆的内部支系错综复杂,分布范围广,而各个地方又都有自己的偏好,所谓的规范化也不过是官方说法而已,并不能统一。

       而究其原因,很大可能就是没有建立有信服力的语言体系,最根本的是没有解决苗疆语言的来源问题,大家都会认为这个字母苗文一来显得有点无中生有的意思,二来这个文字内涵太少,相比于汉语的复杂而完整性,这个看上去有点像拼音的符号根本说不上是什么文字,根本不能诠释和代表苗疆数千年的民族文化。

       事实上,作为一个有着几千年历史的民族怎么可能没有文字呢。侯楚天小时候就在族里面见过苗文的书籍了,只不过那时候还小,不懂得这么多道理。后来听爷爷说,当下而言苗疆的古文字只在族里比较古老的记载里面有,而且掌握的人并不多了,苗疆的文字几千年,自成一体,根本不像外界说的那样没有文字,只不过是在历史变迁中,与外族的交叉融合多了,这样一来更加降低了苗疆文字的使用了,直到后来,渐渐弱化成了一种口耳相传的类似方言的语言,而真正的苗疆文字已经沦为记载用具,大部分苗疆人也不认识了。所幸,侯楚天在爷爷和五叔的教导下,学了不少苗文,但过了这么些年也忘了一大半了。

       侯楚天先小心翼翼的打开那封书信:

       小侯兄弟,你好,首先要告诉你的是,这是一个关于传承的故事,这是一个寻找祖先的故事,这是一个有着几千年历史的故事,这是一个秘密。你不要在意我是怎么找上你的,也不要惧怕我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关于你的事情,我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我一己私欲。

       信封里的图片,是我族里传承下来的古老记载,以你的能力肯定能读懂。几次的交流,你肯定大概能猜测到我和你之间有一定的渊源,没错,我们祖先都源于一族,我们体内流着共同的血液,我们身上也背负着共同的秘密,相信我,关注你的人并不只有我一个,而我绝对不是想要有歹念的那个。

       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希望你能跟我合作,让我们一起去找寻我们的先辈为我们留下来的宝贵遗产,这是属于我们族人的,任何人也别想抢走。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们一旦解开了这个秘密,必定能救活你妹妹,还能让她永远年轻漂亮下去,我们将能成为创造历史而又见证历史的人。它不仅是关于财宝的事情,还有更多的是关于生命起源和延续的秘密。关于玄甲兽,它绝对不只是一只蜘蛛这么简单,我的族人已经豢养了它几百年,但是我们依然没有掌握正确的使用方法,我相信,在我们祖先留下的宝藏里肯定有关于如何正确开启玄甲兽的方法。

       你肯定很好奇,既然同出一族,为什么你的族人一点都不知道这个事情,或者说你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事情,那是因为在很多年前,我的族人和族里的长老院出现了观念上的冲突,我的先祖认为应该去发掘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藏或者利用自己的技能出外面活出精彩,而长老院认为应该遵守祖先的誓言,守候家族秘密。然后我的族人就脱离了出来,独自探索,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我希望我们能相互辅助,各取所需。我会一直跟你保持联系。

       信到最后并没有什么落款,就是这么奇奇怪怪一个内容。侯楚天已经不再惊叹于对方对自己底细的清楚状况,而是对于对方这么笃定的态度很惊讶,不禁跃跃欲试,想要探究这其中的奥秘,也算是多年来一条可以救治妹妹的线索。

       不过这人始终却不透露自己的身份,实在有点让人难以接受,因此也没有看到他一点点的诚意!

       这信里面讲到的关于对方身世的事情,侯楚天之前也猜测过,但是他一直以为这人只是对自己有什么企图而进行了调查,没想到这人和自己居然是同族同根,大抵也是几百年前,不堪忍受老家深山老林的避世简居,带着家人或者独自跑到外面生活,但是对于家族的秘密依然保持着极高的探索热情。但具体是哪个原因,这些事情只能在家族的大事记上面看能不能找到相关记载,又或者只有族里的老人们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牵扯太广,侯楚天也不再想这些有的没的,拿起照片看起来。照片背后有顺序编号,从内容上看,好像是拍的什么古旧的书籍,纸张呈深黄色,甚至有点泛黑,有厚重的历史累积感在里面,一看就是保存很多年的旧书,但是书保存尚完好,连卷角都没有,上面的字迹很大,有点像是毛笔字,一张纸上也就那几百个字,艰难的读了一遍,大致意思是:

       我族在经历一次大型战争后,被敌方打败,整个民族被打散,大部分人口被俘,大部分财产被人抢占,妻妾变成别人的仆人,牲口也全部被抢走,王上也受伤,携带大部分突围出来的的部众和家眷不足十万人,不得不迁往三危之地,以避敌锋芒,休养生息,苦于土地太过贫瘠,很难让所有族人都以老的生产方式继续生活下去,又不能再跟中原势力继续斗争,只能再往别迁移,于是人皇亲自挑选族中精锐,以善医者、善武者、善治者、善耕者和能工巧匠组成一支队伍,携带我族王之信物和玄甲之兽,往西南北三个方向各派遣两支队伍,以求找寻到适合族人生存、战事少的地方,以便延续我族文明。而留下来的一部分则休养生息等待探索队伍的消息。

       还说了一些关于族人迁徙的时候,很多贵重的珍宝都丢失了,几乎是族人一边迁徙一边丢弃族里的贵重物品和族里的典籍,人口也一再减少。。。。。

       这中间有不少缺页,后面两张照片是讲玄甲兽的,里面有一段,“取玄甲之精血,炼化之,辅以幽冥蛊,以换髓之术融其入髓,以求长生之身。”这大概就是寄信的人一直说的长生术,但是这上面并没有说已经成功的案例,很大可能只能说这是历史长河中的一个常态而已,古代地王都妄想拥有什么长生不老的身体和寿命,以企图自己的江山永固。而实际上,从来没有记载过哪个帝王成功过。

       其他内容大概是介绍的如何训化玄甲兽,将玄甲兽和士兵一起训练,投入到战争中,玄甲兽会像一个勇猛的战士一样扑向敌方,玄甲兽进入战场以后会以极其迅猛的速度将敌人咬伤毒伤,使其麻痹,而降低我方士兵的伤亡,甚至玄甲兽还会“食其肉喝其血”,而玄甲兽的毒液也可以解,“放中毒者之血,引流入瓮,让瓮中嗜毒蛊蛊虫为其净化,再注入体内,然后再行精神唤醒。”看上去跟现代医学的透析有点像。还有另一种解毒方法就是将嗜毒蛊注入人体内,让其在体内净化血液,最后再进行精神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