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藏书阁:最新章节免费 小说免费阅读
欢迎您,[登录]或[注册]

藏书阁 -> 其它小说 -> 故旅丽江 -> 蜈支洲·爱情岛

蜈支洲·爱情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站在那巨大盘旋的躯壳之下,忽然被满屏绿意惊了头——那些枝条交错在人类仅存的三分之一处①,似乎在倔强地与外来者抗衡——只不过换了种温柔的方式——叶茂盛地笼罩了钢筋水泥,有些显得懒散,却又并不臃肿,尖刺利爪暗中使劲,想要在那抹灰色上刻上些属于造物主的言辞,但却并不像雄鹰般搏命用劲,以柔克刚,以意致胜,从人类踏上这片土地开始,经历了木质,水泥,钢板的时代,原始森林看起来那么不堪,不断退让,不断萎缩,可人类不知道的是,哪怕在弱小的生物,面临生存,也会迸发出骇人的力量——

       我驻足停歇,任凭汗水沿着发梢滴落脖子,黏滑瞬间包围了颈部,让人非常不自在——头有些眩晕,在烈日下暴晒的人难免有些轻微中暑,可即使这样,我还是选择静静守在生命一旁,观察它,思考它,又或者是敬佩它,赞许它。

       2019年终于过去一半的时光,我迎来了人生第一次独自旅行,哪怕只有一个景点,四五个小时,几千步的运动,我也很是满足——

       或许,有些人一辈子要特立独行,才能学会成长吧。

       (一)

       船在颠簸,被蔚蓝包围,被清澈回味。

       船这种玩意儿,是交通工具中最有魅力的存在,比起四平八稳的陆地们,或者是玩的就是心跳的飞机,船似乎二者兼并,却又分配得体,俨然属于陆地天空的中间产品——当起浪,朵朵涟漪拍打船头使其荡漾,一上一下,恍恍惚惚,赢得船内客官一片惊呼,而风平浪静,就四平八稳,疲惫的内陆汉子们就渐渐进入梦乡,有些还喃喃梦呓,仿佛捞的个好的月老彩头,回到家乡就能娶个白净媳妇。而我则是另一种内陆人,是被大洋钩去魂的人。当船渐渐驶离码头之后,手中的手机就再也离不开了,在饱经风霜的玻璃内,打开照相功能像个女孩一样疯狂的按键,透过手机屏幕,你可以过滤些许玻璃上的污渍,更能看清南海与天空的合二为一,深与淡的海天一线——海水呵,笔直的向前铺去,让散射眼球②的那些蔚蓝显得那般耀眼——天空平易,海水高傲,飞禽自由,海兽羞涩,这时,偶尔远方的绿色也显得更加柔和,蔚蓝间的那丝白缕也略加安静。

       在我一旁坐着个大姐,自打坐上船以来,也没跟同伴唠几句嗑,和我一样,早早拿起手机当起了大自然的粉丝。而在我前面,坐着一家三口,可能见识多了,早就对海失了兴趣,可他们的那位宝贝——一个穿着黄色小短袖的肉嘟嘟小女孩,模样大约三四岁,早早趴在窗户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她那俏皮的辫子像极了哆啦A梦,脸上微微红晕的模样讨人怜爱,甚至,让船上工作的姐姐都看着她笑了笑——

       “别看她这时候乖巧,可淘气呢在家。”

       孩子父亲笑着打趣道——

       是啊,那个孩子这个时候不淘气,我父母也记得清清楚楚,能让孩子们快速安静的方式,不是吃饭就是动画片,或者玩具也行,到现在手机普及,电子产品也成为了新兴的辅助安静的方式,而大海——你能听说过大海会让一个孩子如此专心致志吗?她那坚定的孩子眼神,竟还透露出淡淡忧伤,仿佛诗兴被焕发一般,让天妒英才的感伤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

       或许只有辽阔的胸怀,才能安抚一个孩子躁动的心。

       忽然,孩子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冲她笑了笑,她学着我也笑了笑,那可人模样酥化了我的心,双眸如同沉海一般清澈——

       或许十几年以后,她也会成为男孩们的梦中青春。

       (二)

       热浪袭来,让我险些没有站稳。

       我不得不承认,几乎位于祖国最南端的三亚之热还是让人措手不及——哪怕是你已经早有准备,各种防晒,喷雾瓶,小电风扇都准备齐全也无济于事,你会夸张的看到,这里的好多工作人员的皮肤与黑人无异。让我一个土生土长的北方孩子很难接受。

       可你又为什么如此热爱旅游呢?难道在家里待着吹着空调享受着人生不好吗?

       曾经我以为出门旅游就只是为了图玩字一爽,可人生的变故太快让人捉摸不透,于是旅行的意义变得高尚起来,简单来说或许只是为了放松身心,但对于一个人的蜕变,绝不简简单单是放松那么简单。

       你会被强晒击垮吗?当你踏出第一步时,你没有女孩们的遮阳伞,只有顽强的头发帮你遮挡阳光,你会选择退缩吗?

       “傻子才会那么做,毕竟老子都花了钱了。”

       我暗中拿这句话充当理由,之后便大步流星向前冲——冲之前,我先喷满了水,又备好了电风扇,鼓捣这吹了起来。

       暂时缓解了热这个问题,而问题又来了——这次是渴,来之前由于没考虑到这方面根本没备水,只有一瓶来自德克士的橙汁,我只能在当地买了。而海南旅游景点物价高的离谱,一杯果汁29元,一杯商店里卖的饮料也要10块,可也只能忍痛割爱,总不能就起咸巴巴的海水一饮而尽。于是,游客们会惊讶的发现,在蜈支洲岛上面,一个略显慌张的黑衣少年,满大街的找水喝,一路,一站,一瓶水,一沓钱,拿纸面换来的源泉在烈日下使人舒坦三分,也更有精神踏着步子就领略这周边的花花草草。

       很有趣的是,路边偶尔的,像我一样的披着黑衣的火鸡,闲庭胜步,慢走旷绿——你能瞧见它们怕人吗?可能混熟了,见过了各形各色花花绿绿的人们之后,换做谁也都见怪不怪了。我想走上前出触摸一只路边的火鸡,它似乎感应到了我的举动,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好吧好吧,就摸一下哦!”

       它傲娇地又低下了头。

       很有趣的是,作为5A级景区,蜈支洲岛一些道路上却人烟稀少,其实也心知肚明,来这里的人,大多都被水上项目所吸引了,不愿意玩水上项目的人,又大多数被观光车虏获了,只有一些“疯子”,才会在绿叶分割阳光的大地上走来走去。可这样也好,你总能散去人类城市的喧嚣,去尽情独享大自然的音容笑貌,那些只能在乡下才能倾听的蝉虫鸣叫,铺天盖地,蛛丝般涌于天地——此时没有人会去打扰你,在无数人群中的独立者显得自由多了,时间终将被自己掌握。

       人这一生有多少时间能被自己支配?叹之少矣,幼儿时父母决定一切,少年时学习决定一切,成年时生计决定一切,中年时家庭决定一切,老年时身体决定一切,为数不多的休闲,都被迫圈定于时间的限制,这个世界所有人都在强调时间观念,可却少之又少的人理解时间的魅力,在这个被“成功”束缚的岁月,似乎只有独自旅行才能横跨时间的维度,放飞心灵,放空自己。

       于是乎你会发觉,这颗蔚蓝星球上点点滴滴都显得那般可爱,可爱到埋怨自己为何从来没有发现那绿肥红瘦——树木缠绕,犹如过山车般的枝条终点站还是地面,与草交融,遮住花的面容,隐隐露出的星河让人想去一探究竟——这就是自然——地球最原始的模样,或许没有霓虹灯般璀璨,也没有大厦般雄立,但却有一种神秘的力量,盖过了所有“花枝招展”——

       哦,我明白了,那股力量的名字,叫做真实。

       (三)

       清光绪年间,北方政局动乱不断,南方却显得太平,尤其是被人称了千年蛮荒之地的海南,更是如此。那时,有位想炼丹修身的道士,名曰吴华存,游遍了海南诸岛,最终看上了风景绮丽的蜈支洲岛,想要将这里变成专属于自己的修炼圣地。

       而此事被时任崖州知府钏元棣知晓后,便亲自动身来到小岛实地考察。他被这淳朴与绝色吸引后赞叹不已,认为如此美景不该由一人独吞,应该造福于民。于是他命令州府集资在岛上修建了一处庵堂,名曰“海上涵三观”。而最奇特的是,这个观庙供奉的既不是人们熟知的佛祖,也并非道家高人,而是仓颉——传说中伟大的中国文字发明者。可能连仓颉本人都没有想到,在数千年之后的华夏最南端,会依旧有人愿意虔诚的当他的信徒,希望他可以保佑一方净土。

       可好景不长,清王朝最终还是沉没于历史的长河中,而这件对中国历史有深刻影响的事件同样也像台风般摧垮了南海小岛上的小庙——由于资金短缺,小庙常年无人打理逐渐衰败,直到后来又有人登上了蜈支洲岛,却不识仓颉为何人,只能将其换成了中国东南沿海最普遍的那位海上女神妈祖,每日向妈祖跪拜以祈求幸福平安。

       而我,似乎也成为了这人云亦云中渺小的一员,面对妈祖神像,瞬间像个孩子一般跪下,希望未来一切安康。

       “这不都是假的吗?为啥还要进来啊。”

       忽然一声稚嫩打断了我的虔心,但随后又戛然而止——他的父母发出了“嘘”的声音,然后悄悄带走了他——即使男孩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

       是假的吗?恐怕是的,这一点,甚至来祭拜的无数人们都是赞同的,甚至有相当一部分是无神论者,可他们最终还是选择跪下磕一个头,仿佛是甘愿在虚幻面前地下了头,将自己的信仰抛之脑后——其实并非如此,这些人们的做法恰恰体现了爱——爱自己,也爱自己想保护的一切,他们用尊严换来的祝福,是最尊贵的礼物——送给身边那位可能愁眉苦脸的兄弟伙伴,也可能心如刀割的亲朋好友。

       毕竟,幸福才是我们所追求的终极。

       (四)

       不过呢,如果你不坐电瓶车,蜈支洲岛基本上是无趣的。

       绕来绕去,想去情人谷探一究竟的我还是迷路了,百度地图给的提示让我一不小心进入了员工休息区,看着四周统一黄装的工作人员,忽然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大爷,能问一下哪里能到情人谷吗?”

       那位脸色黝黑,正捧着一碗青菜吃的草帽大爷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饭,将褶皱侵蚀的双手向微微曲卷的衣角擦抹了几下,然后,笑着回应道:

       “小伙子,您是游客吗?【我点头】嗯嗯,那你只能买电瓶车的票才能去情人谷,可远哩!”

       哦老天,我本来还打算省下那十几块钱作为之后买水的钱,可看了看大爷给我指的路线,在感受过这样的酷热难耐之后,我还是屈服了——老老实实买一了一张98元的车票钱,开始了我的蜈支洲环岛游。

       但这并非是景区的强制消费,而是有个合理的理由:原因是因为保护环境,才使得游人禁止进入蜈支洲的大部分沿海地段的——实话也是如此,即使在清澈的水遇到污染破坏都会降低一个清晰度,先不管景点效果,而是对于当地生态环境的破坏都是显而易见的。

       而环岛路的陡峭程度很是令人吃惊,一路上无论是90°的转弯还是135°的上坡转弯都是很常见的存在,这对于驾驶员的驾驶技巧都是很高的挑战,但更令人惊讶的,还在于这座岛上的驾驶员中有很多女孩们,譬如我坐的这辆车的驾驶员,就是一位头发盘起带着墨镜的酷姐姐。

       “你们知道为什么这座岛叫蜈支洲岛吗?原因是因为这座岛在空中俯瞰的形状酷似一种海洋生物蜈支,而这种生物又不幸灭绝了,所以为了纪念这种生物,取名为蜈支洲岛。”

       姐姐娓娓道来。

       根据她的讲解,坐在车上的一行人都更了解了这座只有1.48平方公里的小岛——岛上森林覆盖面积高达90%以上,生活这两千多种植物。在这座岛上有一种酷似rock的的手势,叫做“哎噜哇”,意为“我爱你”的意思,而如今更多的意思为“欢迎您”,这里的很多工作人员,与呀诺达热带雨林公园的工作人员一样,都很热情的用当地最特色的语言问候光临。

       而这座岛除了蜈支洲的名字外,还有另外一个动人的名字——这就又要说道空中向下望时所看见的这座岛的模样了,像极了爱心,于是,这座岛,因为模样与特色的“哎噜哇”又被称为爱情岛。

       这些讲解词,一天也不知道被姐姐要说多少遍,为多少来自中国各地的同胞讲述属于蜈支洲美景背后那独特的秘密。我只知道,在这般炎热的祖国南疆,依旧有一帮可敬的女孩残忍的拒绝了她们天生最大的敌人,或为生存,或为本职,全心全力的做着默默无闻,却又光辉的事业。

       (五)

       海,是亿万年的精华,是千万里的净化。

       南国的海与北方不同——她大气磅礴,却又不失精致,将自己的每一滴水都冲刷的那般澈明,成为海底生灵绝美的染料。那一层青,墨上碧色,从海岸渲染到天涯,一览无余,一望无际。

       可调皮是她,那略显汹涌的浪花无止境的逗乐了岸边的岩石,将原色之纯拍打在灰黄裸露的表面,像是为他——为他们做独一无二的按摩——这样的翻涌与沙子交融又不同的多,刚强的岩石显然不会太领海洋妹妹的情,一遍又一遍的拒绝了她下水玩耍的请求,只愿意做陆上沉闷的思考者。

       可严肃又是她,那激起的千层浪永远包含一丝留恋不舍,水肆意飞溅,按湿了一块又一块石头,或者石子——这还不是她愤怒的一面,如果风起云涌,波涛汹涌,又有谁会知晓,那户人家能抗住天灾?可岩石中还真有有骨气的那位,三次台风都无法击垮他的意志,在风雨交加的无数夜晚,哪怕岸头的人已经退到了岛外,哪怕林中的鸟已经躲进了巢内,他依旧在毫无还手之力的抵抗——无声。

       但温柔,还是她,她总会送一些可怜的小家伙们来到这座温柔乡,瞧见了吗?那是螃蟹,正挥舞着一对铁钳,不知在跟谁耀武扬威;看见了吗?那被誉为“水中人参”的跳跳鱼在岩石上自在的欢腾。

       这仿佛就是上天赐予的恩泽,于海,于石,于物,时而静默,时而热烈,时而奔腾,时而疯狂。在此之中,人们更像是旁观者,聆听,或观赏着一切的安排。一行人驾车游走,路边赢得无数女孩争相拍照——美丽毕竟是想通的。

       我沉醉于此,止步于此,回念于此,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觉,车已去,人也散,只剩下一个被刻上硕大红色情字的石头立在我面前——

       这并非人走茶凉,又何必要为情所殇?

       (六)

       自古以来,海南岛都是黎族人的故里,像所有的美丽传说一样,黎族姑娘也是各个美如仙,黎族小伙也是各个猛似虎。

       熟知历史的人对黄道婆这个女性一定很熟悉,黄道婆来自美丽的海南,而那里的姑娘都与她一样,掌握着织布的奥秘。每个黎族姑娘织出的布薄如蝉翼。但其中上上者,还要数三亚黎寨头人的女儿织妹为最妙。

       织妹是黎族人心目中的女神,绝色动人又勤劳灵巧,她织出的棉线细长柔白,纺出的布匹紧密结实,令无数人婆婆都赞叹不已。而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小织妹更加亭亭玉立,来提亲的男孩们也排起了长龙,都希望能迎娶这少年时幻想中最美的伴侣。可织妹早有了自己爱的那位——海棠湾渔村的汉人小伙子吴哥。

       吴哥的家族很早就从大陆迁到海南生活,而这个小伙子从小就从海边长大。那古铜色的肌肤与坚韧不拔的品质,正是烈日炎炎与滔天巨浪所练就的。每次出海打鱼,吴哥总能将一艘船打的满满当当,而其他人大多都只能打满半船,所以,人们都说吴哥就像那海边的棕榈树一般,没有任何风吹雨打能将他击垮。

       一日在海边的汉黎集市上的偶遇,让织妹与吴哥再也忘不了彼此。从那以后,吴哥每次出海时脖子上总挂这个从妈祖庙的求来的香囊——那是织妹亲手为他祈求保佑平安的,而每次吴哥出海回来,都会送织妹一颗海洋中最大最亮的珍珠……日子就这样在无数的日升日落下悄然离去,两人的感情也日益亲密。

       当吴哥听闻织妹被迫出嫁的消息后,立刻带着自己从深海中打来的玳瑁、珍珠、珊瑚树、鲨鱼翅向头人求亲。头人无法拒绝这个善良的孩子,但也很无奈,受制于祖先千年的“汉黎不通婚”的训条,只能告诉吴哥如果巨石开裂、大树流血、石头上长草、海水变多彩、鲨鱼永不来,二人才能结为夫妻,白头偕老。

       吴哥听罢二话不说,带着头人来到海边,瞬间抽出腰间佩戴的宝刀用尽全力劈下去,“轰”的一声,巨石裂开了,从此名曰“一线天”。

       可吴哥也精疲力尽而晕倒过去,织妹听闻伤心的落下了眼泪,落下的泪成了相思豆。而螃蟹也因此被二人真挚的感情所感动,去偷灵芝将吴哥救活,因此世人称起曰“灵芝蟹”。

       被救活的吴哥也不敢怠慢时间,立刻上山用宝刀砍向大树,大树便流出鲜红的汁液,于是后人将其称为“龙血树”。到最后关头,吴哥织妹双双跪倒在海滩上,向众神祈求:

       “妈祖呵妈祖,谢你传音讯,使我早回还,救出织妹来。求你再显灵,让石头上长草,大海变颜色,鲨鱼全赶走,成就好姻缘。”

       令人惊讶的是,二人刚一祈祷完,忽然看见一块巨石上青草冒出;天空显现出五彩云朵,将靛青色的大海染成了白、青、蓝、绿、墨五色;而在海中游荡的鲨鱼们,也全都不见了踪影,甚至连南海观音都被二人所感动,于是在岛上长满了平安树,以保佑平安。

       头人也终于明白,这可能就是上天的旨意,吴哥与织妹,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他还是最终要维护家族祖训,请求二人离开三亚到海岛上生活。于是,夫妻二人开着渔船,带上织机,在那做现在名曰“蜈支洲”的小岛上,开始了幸福的生活。

       后来,有无数年轻的情侣跟随二人的脚步来到了小岛,于是蜈支洲岛又被称作“爱情岛”。

       (注:这是蜈支洲岛来历的神话版本,与纪念蜈支而称为蜈支洲岛同属于岛名的来历。)

       (六)

       颠簸,水又轻佻。

       我渐渐入了梦,在一群喧嚣声中踏上了回另一座岛的旅程。

       很多人曾经问我,说旅行就是为了玩,又何必那么多感悟三四?其实是在,我也并非愿意如此,可天分使然,毕竟每一个写作人都是世间事物的度量人。

       我们永远天生对于周围事物感知的能力,这似乎是一种所谓的优势,这样,我们总能在世界中各个角落,吸取鲜为人知的人生。

       蜈支洲岛的短暂旅行对于我个人来说,算一个里程碑,独自旅行,无人相伴的孤独,却又能赏尽万物,心旷神怡,着实让人锻炼不少,成长不少,成熟不少。

       毕竟每个人的一生,总要有一个特殊的第一次。

       风渐渐大了,波动渐渐浪了,我也缓缓睁开了双眼,在无尽的失重中找到了那个真正的自己——

       原来我,从来没有被丢。

       ①:蜈支洲岛开发面积为三分之一。

       ②:天空成蓝色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