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藏书阁:最新章节免费 小说免费阅读
欢迎您,[登录]或[注册]

藏书阁 -> 古代言情 ->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 第14章 旁敲侧击

第14章 旁敲侧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陶七妮苍白干涩小嘴一吧嗒继续说道,“听村里让你讲古,这庙里供奉的神仙,成仙之前可都是人,大部分是民众封上去的,本质就是你有能耐,那你帮我办事,我给你香火。你能耐不够,那就找更有能耐的去供奉香火。不然怎么有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宝殿是不是就是大雄宝殿啊!”

       国人古今无论民间还是宗教,基本都没有找神仙求安慰的,都是自省或者自个安慰自个儿。

       “对了,这几个月了不下一滴雨,地主乡绅没有找人求雨。”陶七妮眨巴眨巴大眼睛突然好奇地问道。

       “怎么没求雨,敲锣打鼓的求,可是有啥用,老天爷一滴雨都没下。”沈氏抬头看着蓝瓦瓦的天空无奈地说道。

       “依我看应该把龙王爷拖出来晒晒或者再不行架在火上烤烤,让龙王爷知道不下雨有多难受,让他赶紧下雨,这样效果更佳。”陶七妮哼哼一声嘟囔道。

       陶家三口闻言,这眼睛差点儿没瞪脱窗,这简直是大逆不道了!

       “这孩子,不但大不敬,居然还威胁上了。”沈氏双手合十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罪过,罪过。求满天神佛不要怪罪!”

       “这叫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论对人或者是神仙都有用。”陶七妮挑眉云淡风轻地说道。

       “这丫头,怎么今儿话这么多,头不晕了。”沈氏说不过她,直接拿出当娘的派头道,“去跪着去!”

       “哦!”陶七妮抱着刀乖乖的跪在庙中央,忽灵灵的大眼睛转了转道,“娘,这财神是谁啊?”既然神仙是人被封上去的,就可以摸清时间线了。

       “关二爷!”陶六一快人快语地说道。

       “关羽?”陶七妮看着他们继续确认道。

       这下子历史从诗经到三国了,继续试探……

       “对呀!”陶六一看着她点点头道。

       “这关羽不就是死后才被老百姓给抬上神龛,受世人供奉的。”陶七妮长睫如扇半敛,掩去清澈的眼。

       国人的神仙体系相当的励志的,人死化成鬼,鬼守护后代子孙,升为家仙儿。

       家仙儿有了名气,变成村神、镇神、一方土地。

       在东岳大帝那里做出露了脸的成绩,就生为城隍,进入地仙的行列。

       地仙干的出彩的,飞升成为上仙也是有指望的。

       就如科举一般,无论凡人还是神仙都有明确的上升途径,而且非常的励志的,真是个推崇勤勉文化体系。

       这神仙比凡人还忙碌!香火也不是那么好拿的,要办事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糙理不糙。

       姚长生深邃波澜不惊的双眸看着身形单薄的她,一夕之间突然开了窍似的。

       跟之前那个内向不善言辞的判若两人。

       她刚才的话,虽然浅白,可条理分明,这可不像一个乡下小姑娘说出来的。

       你到底是谁?

       &*&

       陶七妮自然感觉到头顶那双如芒刺背的视线。

       就他们这老弱残兵,能否活下去,真是一个未知数,有些事情必须做,先活下去再说,反正有神迹,一切推给土地爷爷。

       “娘,可不可以起来,腿疼。”陶七妮揉着自己的膝盖可怜巴巴地说道,跪在硬邦邦的土地上,又穿的这么单薄,一会儿这膝盖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好好的跪着。”沈氏严厉地说道。

       “娘,您让我跪着可以,可是咱如果赶路,我可走不动道了。”陶七妮委屈巴巴地又道,“等有了落脚的地儿,我在补上好不好?”

       “你这丫头,这还能讨价还价的。”沈氏哭笑不得看着她的后背道。

       “行了,行了,坐着吧!”陶十五看着她忙说道,视线又转向沈氏道,“她娘,妮儿说的对,接下来不知道还有多远的路,惩罚留到以后。”

       陶七妮闻言立马起身,走到墙根坐在供桌上,揉着自己的膝盖。

       “爹!”陶七妮一脸笑意地看着他问道,“咱打算去哪儿啊?总不能漫无目的吧!”

       “先到省府,到了省府姚公子有熟人,然后咱们跟着姚公子去京城。”陶十五手中的麻绳如穿花蝴蝶一般来回穿梭着。

       “京城在哪儿啊?”陶七妮眼中闪着好奇看着他问道。

       “哟!这我也不知道,你爹我这辈子走的最远的地方就是镇上,连县府都没去过。”陶十五讪讪一笑道,这当爹的感觉脸上没光,连给孩子吹嘘的资本都没有。

       陶七妮心思微转,想了想道,“那爹,咱老家有没有历史名人啊!”先确定一下自己所在的地标。

       “有老子、杜甫。”陶六一抬眼看着她大声地说道。

       “哦!”陶七妮闻言这表明文明没断,垂眸若有所思,原来地处中原啊!

       难怪了,中原作为北方粮仓,不但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还是自然灾害频发之地。

       陶七妮在心里琢磨着,先到省府,把这个小少爷送回去,除了贱籍,换了银两,直接去南方,南方富庶之地,寻求发展也容易一些。

       现在这有效信息太少了,怎么发展还得走一步看一步。

       就照着他们现在的速度,我勒个亲娘,一天才走两三里地。

       也是客观原因所造成的,人吃不饱,没有力气,又没有代步工具,腿儿着怎么可能走的快。

       迫切的需要食物,陶七妮盘算之际,远处出来狼的声音,轻舔了干涩的嘴唇。

       在心里又摇摇头,不行啊!狼是群居动物,可不是一头,要捕杀起来也不容易。

       关键是没力气啊!

       就在陶七妮千方百计想法子之际,姚长生视线时不时的扫向她。

       低着头,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她每句话都是有目的的,不是无的放矢。

       当怀疑扎根时,就会朝着这个方向狂奔是拉都拉不回来。

       她是否跟他一样,这个要继续观察。

       两人各怀心思之时,太阳渐渐西斜,陶十五和陶六一两人去薅了不少的干草与柴火。

       将干草铺到睡觉的地方,铺的厚厚,光着脚上面踩踩,踩实了。

       “姚公子,晚上如何探路。”陶十五面向姚长生,鼓足勇气问道。

       “天黑了出来星星再说。”姚长生闻言看向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