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藏书阁:最新章节免费 小说免费阅读
欢迎您,[登录]或[注册]

藏书阁 -> 古代言情 ->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 020 自作自受的李氏

020 自作自受的李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背后什么都没有。

       李氏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气势弱了几分,瞪着宁樱道:“你在看什么?”

       宁樱紧皱眉头,抬起手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对着李侧福晋压着嗓子,低低地道:“侧福晋听见了吗?”

       李氏忽然觉得后背有些发凉,在袖子里的手也攥紧了,脸上却还勉强维持着镇定:“光天化日,你休得胡言!不要在这儿装神弄鬼!

       宁樱忽然颤抖着抬起手来,直勾勾地指向李侧福晋身后,脸上露出极度恐惧的表情,颤声道:“她过去了!”

       周围几个婢女都变了脸色,有胆小的已经腿肚子不住发抖,向同伴身边不住靠拢。

       李氏也面色发白,哆嗦着回身向身后扫视了一眼,完全没有方才盛气凌人的样子,扯住一个婢女挡在身前,便颤声问宁樱道:“什么‘她’?宁格格,你看见了什么?”

       宁樱满脸恐惧,向后退了几步,躲在清扬身边,才伸手对李氏哆嗦着比划:“一个妾身没见过的女子、看起来病蔫蔫的、披头散发……”

       就在这时,小馄饨猛地对着李氏“汪!”了一声。

       宁樱一脸恍然大悟,点头道:“妾身知道了!侧福晋当真是冤枉小馄饨了——小馄饨哪里是对着您在吠叫?它是对着您身后的‘人’在叫啊!”

       宁樱听过很多民间传说,都说狗狗可以看到不干净的东西。

       尤其现在还是清朝,这种说法更加不会有人怀疑。

       她这句话一扔出来,李侧福晋身后一个胆小的婢女没忍住,被吓得“啊!”地惊叫出了声。

       这婢女不叫还好,一叫起来,众人都惊得向两边退散开去,不敢靠近李侧福晋。

       李侧福晋在极度恐惧中,忽然想到了被自己暗地里动了手脚下药、导致缠绵病榻许久,不得不出府回了娘家养病、最后间接被害死的侍妾陈氏。

       是啊!宁格格是没和陈氏打过照面的!怪不得宁格格刚才说“一个妾身没见过的女子,看起来病蔫蔫的”。

       还有,这只狗……

       不是一直听说陈氏养了只小狗,最后遗弃在府里,被宁格格捡了回去吗?

       看来这只狗是看见它的旧主人了,才会在这儿不住地叫唤。

       前因后果连接在一起,李氏连嘴唇都失去了血色,只觉得自己身后当真仿佛有什么东西一般。

       她站都站不稳了,那里还管得上宁樱这儿,只是勉强抬手伸给舒蕾,面无人色地便道:“扶我回去……”

       舒蕾也吓得不轻,抖着手上前来扶住了李氏,见自家侧福晋已经腿软得走不了路了,又勉强镇定着,对周围奴才喝道:“还不上来帮忙!”

       恰恰在此时,小馄饨又好巧不巧地“汪!”,冲着李氏的方向大叫了一声。

       李氏背上一凉,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吓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

       从福晋那儿请安回来,回到居处,清扬担心极了,一路都在道:“格格,咱们回去还是拜拜神灵,撞见了不干净的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

       宁樱本来想告诉她自己纯粹是胡说八道,演了一场戏而已,谁让李氏做事情那么绝。

       但是转念一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清扬若是知道了真相,不小心被人套了话去,反而不好。

       这么一想,宁樱就没说什么,只是安慰她道:“不要紧,冤有头,债有主——咱们没做亏心事,有什么也不会冲着咱们来。”

       清扬听着有理,心下稍安,点了点头。

       宁樱拈了一块糕点送到嘴里吃了,一边咀嚼,一边想着,幸亏自己听说了侍妾陈姑娘这件事。

       其实她也不敢确定陈姑娘久病不愈,病死家中这件事和李侧福晋有没有关系。

       但是四阿哥不过是来她这儿用了一顿晚膳,李氏就能豪横嚣张成这样,可想而知,那位侍妾陈姑娘过去陪四阿哥下了好几个通宵的棋,不知道李氏心里早恨成了什么样呢。

       只怕是把陈氏剥皮拆骨的心都有。

       所以宁樱才大胆做了个假设——只说那女子“病蔫蔫的”。

       没想到一击即中,李氏居然做贼心虚,被吓得溃不成军。

       看来果然应了那句老话: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

       八卦总是传得飞快。

       才两天时间,福晋那便已经知道了这事儿,还听说李侧福晋吓得日日夜夜不敢出门,连自己居处院子都不敢出,天天关在床帐子里,拉了一屋子的婢女陪着她,门窗紧密,拜神拜佛。

       奴才们中间也偷偷传着:有人从侧福晋院子外走过时,依稀闻到了烧纸钱的气味。

       福晋去专门看了李侧福晋好几次,结果每一次都被李氏神神叨叨地抓着不放。

       几次下来,福晋也不大乐意往她那儿去了。

       这两天,四阿哥就没在后院露过脸,似乎很忙。

       平日里迫不得已,往李侧福晋那儿去讨好的格格、侍妾们也顿时减少了——在这种时代,谁都怕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

       侍妾们不用去李侧福晋那儿巴结,又不得宠,顿时倒也就清闲了。

       除了正儿八经给嫡福晋乌拉那拉氏请安,便喜欢往宁樱这儿来。

       宁格格这儿受膳房照顾,拿的膳食都比别人多一些,有时候还会有一些福晋、侧福晋那儿才有的美味糕点果子。

       再加上宁格格受四阿哥眷顾,又待人和气,谁不喜欢往她这儿来凑近乎呢!

       第三天中午,宁樱刚刚被侍候着用完午膳,侍妾赵姑娘送了个给小馄饨穿的绣花狗衣过来,虽说比不上四爷赏赐的那件用料好,但是上面绣着鸳鸯戏水。

       赵侍妾满脸堆笑,笑成了一朵花,一口一个祝宁格格早日承宠。

       她前脚刚走,后脚苏培盛来了,一进屋门,就红光满面地通知说晚上四爷要接宁格格过去前院,让宁格格赶紧做准备。

       一屋子奴才在旁边听苏公公这么说,一个个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按照规矩,宁樱被奴才们侍候着沐浴、熏香、更衣——这就足足忙活了半天的辰光。

       等到一切准备妥当时,也差不多到了四爷院里的人要过来接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