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藏书阁:最新章节免费 小说免费阅读
欢迎您,[登录]或[注册]

藏书阁 -> 古代言情 -> 种田钢铁娘 -> 第十二章 紫帛青书

第十二章 紫帛青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掀开马车上的盖布,马平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他一眼就看出,这批瓦片质量和以前的大不一样。

       不动声色的掂起一块,马平就更加肯定了,眼前这车瓦片比以往的更加坠手,表面光滑,没有粗糙的砂眼孔洞,就像平时用的陶碗陶盆一样。

       李大石家疯了?竟然用陶器级别的质量来烧陶瓦?不怕赔死?

       超高质量的瓦片让马平有些为难了,这让他怎么找借口拒收啊?

       别人又不是傻子,一眼就能看出的好瓦片被他拒收,闹将起来,大家都会知道是他在使坏,那他的罪过就大了。

       平常时期也就算了,身为刘庄四管家,他要是摆明车马为难一个破陶匠,家主不但不会管,说不定还埋怨他下手不干脆,蝼蚁般的人物赶紧捏死得了。

       但眼下可是修祖宅的关键时刻,刘庄少有的大事,他要是敢在这种情况下坏事,家主可能会扒了他的皮。

       而且最近,那位眼睛里揉不进一粒沙子的表少爷来了,要是被那位知道,麻烦就大了。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一串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一袭白衣的少年旋风般的飙至庄门,手在马鞍上一按,整个身体弹起。

       坐骑速度不减,冲了出去,而白衣少年自由落地,脚尖轻点两个跨步,稳稳的钉在地上,显示了一身不俗的武艺。

       此少年大概十八岁左右,剑眉星目面如冠玉,一袭白衣风度翩翩,俊朗异常,四周的庄妇村姑看得两眼发光,也让马平这样的糟老头子自惭形秽,远远就拱手施礼。

       这位白衣少年正是马平刚才忌惮的表少爷,紫帛,字青书,年方十八,却武艺高强,现任云苍军侦骑校尉。

       紫家是边地大族,云苍军更是当世少有的强军,侦骑更是军中精锐中的精锐,身为侦骑校尉,背靠世家大族,紫青书前途无量,根本不是一个区区刘庄能相提并论的。

       刘家主母是紫青书的姨母,而紫青书也正好调到附近边关任职,顺路过来恭贺,最近一段时间,紫青书都借住在刘庄,时常操练武艺,强度之高让人心惊胆战,这不,前天就摔死了一匹好马。

       但不愧是世家大族,刘庄要是摔死一匹马,家主都得心痛好几天,紫青书却像没事人一样,又换了一匹继续操练,因为他和手下的十八位家将都是一人双马,再配四匹驮马。

       这位表少爷正直善良,眼睛里揉不下一粒沙子,没来之前家主就千叮万嘱千万别惹他生气,否则拉下去打死。所以这些天,庄子里的那些横蛮霸道的混子都被赶得远远的,生怕招惹到紫青书。

       紫青书快步从马车旁走过,眼角扫到了车上的瓦车,这让他不由自主的慢下步来,目光落在瓦片上,点了点头道:“瓦片不错。”

       至少在卖相上,光滑平整的瓦片确实不错,不用上手摸都知道是好东西。

       紫青书也只是礼貌一说,区区泥瓦能让他多看一眼,还是因为堵在门前够显眼,赞了一句后,他便快步远去。

       马平躬身在旁,直到紫青书走远了才直起身来,心中哀叹,这下好了,挑毛病拒收这种手段是别想了,连表少爷都说不错的东西,他敢挑毛病那不是找死吗?

       只能收下了,但马平眼睛一转,立刻又想到另一个办法,转头对李七爷说到:“这些瓦片不错,速速把余下的都送过来,到时一起结算。”

       李七爷闻言顿时急了:“马管家,这样……”

       马平眼睛一瞪,不豫的说到:“怎么?怕我刘庄不讲信用短你这几两银子?最近诸事烦忙,我哪有空来一次结一次银子,莫要呱噪,速速把余下的送来,否则误我刘庄祖宅修缮之事,我拔你李老七的皮。”

       都扯到刘庄信用上去了,李七爷哪敢说什么,连忙卸下瓦片走人,一路回一路长吁短叹:“这下怎么跟大石家的交待哦。”

       李七爷回到村里已经是晚上了,正在炼马油的柳均听到消息,也差点没晕过去。

       家里原本只剩下二百多铜板,这两天请桂花嫂一家,每天五十铜,已经花出去一百,余下的一百多只够再请两天。

       诚然,乡里乡亲的,拖欠几天无所谓,但一天两天能拖,还能拖到十几天后全部交货时?

       他敢如此大胆的请人帮忙,就是仗着李七爷所说,交一次货结一次款,现在货款不结,手上的现金流立刻就断了。

       柳均忍不住埋怨起来了:“七爷,你那天可不是这样说的,收不到货款,我这边可不好办啊。”

       李七爷涨红着脸,他的话确实不是这样说的,但谁能料到马平那里出妖蛾子?平常无论是柴粮米面,对接的也是马平家伙,可从来没这种情况发生,但人家都说了事务繁忙,总不能怀疑刘庄管家的信用吧。

       柳均见状大惊,连忙安抚到:“七爷我不是怪您,我是说收不到款没钱备料,得想个办法搞点钱,七爷,这还得您帮忙,别明您可有空,驱车与我等走一趟县城可行?”

       余款结不了很麻烦,现金流断了,后果可大可小,但这时已经成定局,埋怨谁都没用,可千万别把李七激出个好歹,到时那些族老会把她撕了的。

       现金流断了,柳均不能坐以待毙,得想个更好的方法搞钱才行。

       恰好这两天她同时还在搞另一种东西,本来是为了给大家补充蛋白质的,现在只能临时推出来,看看能不能换点钱救急了。

       看到柳均不但不埋怨他,还愿意再请他帮忙,李七爷心里的疚愧消散了不少,连忙说到:“没问题,明早我就过来,需要几辆车?”

       “一辆就行。”约定好时间,送走李七爷,柳均取出最后的一百三十块铜板,让李有为赶紧去买东西,一分钱都不要留,全部买光。

       即然现金流注定要断,多一百少一百都没有意义,还不如全部花光。

       做好的决定,柳均不焦不躁,重新坐回火塘边上,熬着马油,原本腥臭混浊的马油,经过纱布和活性碳的过滤,再加入鸡蓉澄清,已经变得清澈透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