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藏书阁:最新章节免费 小说免费阅读
欢迎您,[登录]或[注册]

藏书阁 -> 幻想言情 -> 快穿之炮灰她成了大佬 -> 第17章:古代农家女17

第17章:古代农家女1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关于第二天的敬茶,堂伯娘是教过她的,所以敬茶也顺利的过了,喝了茶,苏父就到:“以后你们要互相扶持,早日为我们苏家开枝散叶。”

       “是。”陈琳低着头撇嘴,男人啊都是这一套,但是世界的主流却都是这样,男尊女卑,如果她有能力,一定要将这个改了。

       “既然你们已经成婚,县里房子也都安置好了,等你媳妇回门后就搬走吧,我之前也已经和村长族长他们说了这件事情,学堂的新夫子已经到了,等到我们搬走,这房子就送给族里让夫子居住。”苏父继续说道。

       原本他们家也就是来避难的,当年家族卷入多嫡,却站错了队,全族嫡支被斩,旁支五服内都流放了,而剩下的却也不得不离开故土分崩离析,他带着儿子来这里,是为了避开那些人事物。

       如今新帝登基几年,国内算是安稳下来了,当年的事情应该也被忘得差不多了,是时候回去了。至于这房子他根本不在意,这里也不是他的老家。

       “是。”夫妻俩同声回答,陈琳压抑住心里的欢喜,终于要离开了,可算是不用再看见那些极品了。

       吃过早餐,陈琳就对苏辰说道:“你让张全准备马车,将一些这两天就可以收拾的收拾起来。”

       “好,我知道了。”张全是前两天带人过来的,毕竟他们之前就定好了婚后搬家,除了张全夫妻还有三个思维,除了黄氏和叶眉一个屋,其他人如今住在学堂那里。

       苏辰找了张全,他应下就去安排,他们原本就架了两辆马车过来,现在不过是安排人再去租两辆,而黄氏则是带着女儿整理行礼,将一些还要穿的衣服打包,不穿的也整理好,准备送到学堂给那些贫苦的孩子改衣服。

       然后就是一些其他的贴身物品,家具什么的倒是不要了,城里房子有更好的,陈琳也没有闲着,她问过苏父之后,就在一边指挥她们打包行李。回门礼,却是已经准备好了的。

       至于宴席,昨天晚上就整理好了,剩下的饭菜也都让帮忙的人带走了,让陈琳也省了一些事,不像现代一个婚礼都要三天的流水席。

       三天后,陈琳苏辰带着回门礼去了族长家,走了一个流程,毕竟不是亲生的,所以感觉像是在应酬一样,离开的路上,陈琳偶然间好像看到了李氏,她躲在一棵树后。

       “你先回去吧,我去走走。”她转头对苏辰说道。

       “嗯,你小心点。”苏辰也看到了,他知道陈家人陈琳不在意,但是对于这个娘却还是有些在意的,虽然在苏辰看来,这个娘并不称职。

       但是见识了很多比男人更加重男轻女的农家妇之后,对于这个在全家包括丈夫都不喜女儿的情况下,这个妇人并没有因此而同样仇恨女儿,反而再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保护女儿,哪怕她的行为毫无作用却也足够让人敬佩了。

       陈琳点点头,然后向着那个人影走去,“娘。”

       “诶,没事,我就是来看看你,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李氏连忙擦了擦眼泪,露出笑容。

       “娘,我很好,以后也会很好,你……”她看着李氏蜡黄瘦弱的身体,“你要是过不下去了,就想办法分家,实在不行和离也成,以后我养你。”

       “哪能这么做,父母在不分家,而且,和离了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没事,我都习惯了。”李氏摇头。

       “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弟弟考虑啊,他如今三岁了,难道让他学了陈家人的自私恶毒?三岁看老,难道您愿意?”陈琳看李氏。

       她一直觉得李氏身上有她前世妈妈的感觉,前世她妈妈最疼她,不像家里人还有一些重男轻女,可惜福薄,年纪轻轻就得了绝症,她辍学赚钱给她治病,却人小力微,也没有撑过两年就去了,她一直很遗憾。

       所以,她自己逃了,却也希望李氏能好好地,因为不逃能怎么样,人家女主能分家,是因为他们爹哪怕老实却也是好的,可她爹却不是,她爹和其他陈家人并无差别。

       她知道不可能让李氏和他和离,就算和离了也带不走她,更别说弟弟,所以,她只能一个人逃出那个家,现在说这些做什么,其实也没有什么用,她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包,这是她出门前准备的,原本是准备找机会给她的,没想到碰上了。

       “这些钱你小心收着,好好地照顾你自己和弟弟,弟弟也好好教养,我已经给他交了学堂五年的所有束脩和书本费,你可以让他去学堂上学,以后不管是继续读书还是去县里找工作都有好处。”陈琳将钱给他。

       “如果实在是过不下去了,你可以来找我,但是不要带着陈家人,那样我是不会见的,我走了。”说完她转身就走。

       “三……”李氏捏紧银子,想要叫住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看着陈琳越走越远。

       她低头,看着手上的荷包,里面有二十两的碎银,都是一两的那种,不用担心拿出去打眼,捏紧了荷包,她觉得的确该好好想想了。

       回到家,苏辰正在温书,他明年要考秀才,然后去明环书院就读,秋闱考举人,所以时间上还是有一些紧的。

       “回来了?”苏辰看到她进来,放下书:“安排好了?”

       “之前就安排好了,以后我弟弟可以去学堂上学,等以后,以后再说吧,族长那里我也拜托了,她们这些以夫为天,以子为根的女人,也只有儿子好了,她以后才能好。”陈琳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说道。

       “怎么,你不是这样的人?”听她说她们那些人苏辰就觉得好笑。

       “那你觉得我是吗?”陈琳条没看他。

       “不是。”苏辰摇头,陈琳不是那种需要依靠别人才能活下去的女人,没有他帮忙,她也许会艰苦一些,但是也能够摆脱那些桎梏,然后一飞冲天,说起来应该是他赚了才对。

       也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渐渐地动了心,动了情,偏偏,她却依旧没有开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