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藏书阁:最新章节免费 小说免费阅读
欢迎您,[登录]或[注册]

藏书阁 -> 游戏小说 -> 携带和平精英穿越网剧 -> 第十一章 杀心

第十一章 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后天下午申时左右,kf1号火车就会经过长沙,并停留半个小时。届时,我们一起上车。

       上车后,由八爷先假装找生意算命,以此来接近彭三鞭,大致弄清楚请帖搁放的位置。

       等火车进入隧道的时候,我们再动手,二爷上到火车顶上,从天窗进入彭三鞭的包间,直接把请帖拿走,请帖到手后,如果被发现,不要恋战,尽量想办法脱身,彭三鞭树敌很多,他平日里会带很多手下,打持久战我们会很吃亏。

       另外,nf6号列车和kf1号列车会同时进入隧道,在隧道中它们会减速,等它们减到速度相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再从kf1跳到nf6上,以此脱身。”佛爷转述道。

       “这就是九爷给出的方法?”

       “嗯”

       陈煜摇头,略带轻蔑的笑了笑:“九爷的做法还是这么正人君子,明明干的都是下三滥的事,却不用下三滥的手段。

       要我说,咱们直接从天窗口往彭三鞭的包间里面下迷药,岂不比这简单的多?”

       二月红几人听的是一愣,他们几个做事素来光明磊落,今天这次也是迫不得已,这种方法他们确实没想到。

       “嗯……我觉得小陈这方法挺好的,万一二爷偷请贴的时候把那彭三鞭吵醒了,到时我们怕是免不了一场恶战。”思考了片刻,齐八爷开口道。

       佛爷犹豫了片刻,也点了点头:“那好,就按陈先生说的办吧,我先回去准备准备。”

       ……

       这两天,众人都在为接下来的行动准备着,二月红一直在家里练着轻功,尽力减小脚步落地的声音,佛爷则在军中每日苦练实战,唯有陈煜过的和往常一样平淡,打打拳,睡睡觉,闲着没事再吃些长沙的特色小吃。

       而在长沙情报处,有个人正时刻关注着他们的动作。

       这人叫陆建勋,是长沙新来的情报官,二把手,刚来到的第一天就盯上了张启山手里的军权,野心勃勃。

       “长官,张启山订了五张通往北平的车票。”

       “哦?打听到他们去北平干什么了吗?”

       “没有”

       陆建勋微微皱眉,似乎是对情报不太满意:“派一个人也跟着去,看他们想干什么。”

       “是”

       ………

       另一头,二月红等人已经开始登车了,他们几个都穿的便装,陈煜还特地买了个平面镜,看起来像是一个教书先生。

       “侬,那人就是彭三鞭。”八爷压低声音,用眼睛给几人示意。

       他不说,众人也看到了。

       好家伙,这气派,一人出行带了三四十个手下,一趟火车也就坐100来号人,他的人占了1/5。

       为首的彭三鞭身材极其魁梧,近两米高,穿着一身耗牛毛皮做成的大衣,腰间别了一根长鞭,脸上有道长疤,给那本来就凶悍的脸上更添了几分戾气,车上的乘客见了他都连忙躲到自己的包间里。

       “走吧,咱们也上车,一会儿按计划行事。”佛爷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看见对方这么多人,一点也没慌。

       上车后,八爷去打听情况,陈煜四人各自坐在各的座位上,装出一副互不认识的样子。

       不一会儿,八爷回来了。

       他路过几人的时候,拍了拍左胸口,然后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二月红了然,站起身,开始他的行动。

       但过了几分钟,却仍不见他回来,众人心里忐忑不安。

       “砰!”

       一声撞击声进入众人的耳中。

       佛爷猛的从座位上坐了起来,朝着彭三鞭的包间奔了过去。

       那三四十个西北马匪拦住了他的去路,一场大的混战瞬间爆发,不仅是老K,连陈煜也加入了战斗,刚得到战斗技能,他正好想试验一下自己的实力。

       火车走廊狭窄,对方人多的优势并没有显现出来,但陈煜他们也没有一点的轻松,对方人太多,这是一场消耗战,耐力很重要。

       为了能够快速解决掉人,陈煜只得使用一些卑鄙的手段——击裆,用拳打,用膝盖顶,用手掏,用脚踢,每一击都用上全力,一系列动作下来,他感觉今天这车上有十个人以后估计都得断种。

       老k见状,便开始效仿,他的拳头更狠,3的力量,凭借着技巧,每一拳都有近400斤的力道,即使打在普通人的肋骨上,都能把肋骨打断,这一拳打到别人的裆上,威力可想而知,基本上每一拳下去,都能让一个马匪眼睛充血,发出杀猪般的惨叫,疼得上窜下跳,满地打滚。

       “咣当”一声,彭三鞭的门被撞开,二月红有些狼狈地从中退出来,他的脸上还带着一道赤红的鞭痕,看来是吃了点小亏。

       “妈的,一帮废物,几个憋崽子都解决不了。”看到外面的场景,彭三鞭眼中火冒三丈。

       “二月红,你到底什么个意思?我彭三鞭与你素无瓜葛,无怨无仇,你今天为何偷我请帖,还让人打伤我的手下!”

       二月红眼中略带歉意:“今日所做,实在迫不得已,还请彭堡主见谅,来日,我定前往西北给堡主请罪。”

       “妈的”彭三鞭破口大骂一声,转而又逐渐冷静下来,死死地盯着二月红道:“那请帖对我至关重要,你若真有想要拍的东西,你给钱,老子帮你拍便是,何至如此!”

       他虽这样说,但二月红却丝毫没有动摇,他可是知道的,西北马匪素无信义可言,黑吃黑的事可是干了不少,而且手段极其残忍,灭门屠村,就是家常便饭。

       三四十个小弟在老k和陈煜的联手击裆下,现在还能站着的只有十来个了,剩下的这十来个聪明,见陈煜掏,他们也跟着互掏,搞得陈煜只好防守,一时间两方陷入了僵持状态。

       “哼!”彭三鞭瞥了一眼地上打滚的马匪,冷哼一声“请帖可以给你们,但我这些兄弟的医药钱你们全都得掏,还要赔我一百万大洋。”

       二爷愣了愣,他倒没想到彭三鞭会主动给:“好,只要彭堡主交出请帖,这些条件我都答应。”

       彭三鞭鼻子喷了口粗气,一脸不情愿的把请帖递了过去,但就在请帖即将交在二月红手上的时候,他突然面色一变,另一只手不知何时握了一把短匕,朝着二月红扎了过去。

       周围空间狭小,二月红没有躲闪的空间,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砰!!”

       枪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