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藏书阁:最新章节免费 小说免费阅读
欢迎您,[登录]或[注册]

藏书阁 -> 游戏小说 -> 武侠世界的野蛮人 -> 第21章师兄、师姐

第21章师兄、师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先说师资力量,他有师父沈中凝单独教导,不厌其烦的一遍遍反复纠正。

       神剑山庄其它弟子都是集体学习,教授他们的师兄可不一定有这般耐心为了每个人去重复折腾。

       多数都是感觉大差不差也就过去了,一个人最终成就如何,全看自身天赋努力。

       再则,即便是传授武功的叔伯师兄,他们自己所理解的剑法也不一定就完全正确。

       大问题肯定没有,但小毛病是绝对少不了的,又如何与庄主师父相比?

       又说“支配长剑”,这个被误认为是剑骨的技能,在王越学剑的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自然而然就多了种游刃有余的感觉。

       同时,天罡剑法的学习也倒催技能经验飞速增长,两者相辅相成。

       第一次,“支配长剑”的等级超过了“支配斧头”,首先达到四级。

       …………

       仍旧是那间偏僻小院。

       王越手持木剑一遍遍演练着天罡剑法,辗转腾挪间一式式剑招挥洒而出,剑身划破空气刷刷作响,自有一番凌厉锋芒!

       自从沈中凝将所有内容都交给他之后,已经好几天没再出现了。

       原本以为接下来可以顺势修习内功,如今却是突然耽搁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无奈之下,便只得一次次演练新学的天罡剑法,每天练个数十上百遍,务必使基础打得更加牢靠。

       如此练法,支配长剑的熟练度倒是飞长,比单纯的劈刺训练快了许多,眼看着离五级越来越近。

       又是一遍练完,收势站定。

       王越的呼吸显得过于急促。

       全力以赴之下,练武并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需要受多少累吃多少苦?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道。

       立在原地略微平缓呼吸,同时打开技能树查看熟练度增长情况。

       每每看到自己一遍剑法练完,进度条就往前面窜上一小节,他疲惫的身体与内心就会再次充满动力!

       这种看得见的进步就如玩儿游戏一样,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啪啪啪!”

       正入神之际,院外突然响起拍巴掌的声音。

       王越一遍剑法练完,身体正面是朝着北方的,也就是背对大门。

       由于地处偏僻,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白天他也没有关门的习惯。

       无意间,这最后一遍练剑的过程就被人整个看了去。

       急忙戒备转身,一看却是熟人,顿时放松下来,“师姐、师兄,你们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当初见过的沈玉书、沈玉茹兄妹,刚鼓掌的人就是沈玉茹师姐。

       只见她一边拍着巴掌,一边跨过门坎走进院落,举目好奇打量四周,“师弟你就住在这种地方?”

       “是啊!”王越点点头,“师父说这样安全些。”

       沈玉茹围着他顺时针转了一圈,嘴里啧啧有声,好奇道:“原来剑骨就长你这样的吗?看起来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差别,只是剑法学的确实挺快,进度都快赶上我了!”

       说话间她又进各间房屋打量一眼,自顾自道:“就是太可怜了些,明明有那么好的天赋却只能藏起来,还得住这种偏僻的地方……”

       “小妹!”沈玉书低声呵斥一句,阻止自家妹儿继续说下去。

       转而向着王越告罪道:“还望师弟勿要见怪,玉茹她从小娇养贯了,又没怎么经历世故,说话不经脑子,其实没什么坏心。”

       话落也不等他表态,直接又向沈玉茹沉声道:“还不向师弟道歉!”

       “对不起,是师姐说错话了。”沈玉茹倒也不摆架子,大大方方的开口道歉了。

       “没关系。”王越摆摆手,“师姐无心之失,我自也不会往心里去。”

       “对了……”他看着两人问:“师兄师姐怎么有空往我这里来?还有师父许久未见,不知在忙什么?还是有什么意外?”

       “这也正是今天我过来的原因。”

       沈玉书口中一声轻叹,“数天前我神剑山庄突然接到大明寺的飞鸽传书,言道早以泯灭的魔教似乎死灰复燃,且手段从未有过的凶残恶毒,如今急招黑白两道商议处理此事,我爹当即就赶过去了!”

       大明寺和真传道一般,都是武林中的顶尖大派,地位不是神剑山庄能比的。

       它们不只在江湖中占据一方大势,就是民间也多有传说,知之者甚众。

       王越还在小山村的时候就听过两派的一些名头。

       不过都是小道消息,于乡间流传,也辨不得真伪。

       只听沈玉书继续道:“我爹临走之际,特意吩咐由我传授师弟接下来的修炼内容。只是近几天山庄事物实在繁多,一直脱不出身来,直到如今方才得空,还望师弟不要多想才是。”

       终于能学接下来的内容了,王越高兴道:“师兄能亲自前来传授武功,师弟我自是感激不尽,哪里还会多想?只因多日不见师父,内心担忧不已,故而有着先前一问。”

       沈玉书欣然颔首,“多谢师弟体谅。不过师父参与的终究是江湖上的头等大事,我们这些后辈弟子实力低微,却是帮不上什么忙,如今唯有练好武功剑法,方才是正途。师弟剑骨藏身,天赋惊人,不要浪费了才是。”

       “谢过师兄指点……”

       “喂,你们俩也太无趣了。师兄弟之间你客气一句,我客气一句,不嫌麻烦吗?说话就不能干脆点?”

       被沈玉茹突然如此一打岔,王越与沈玉书有些尴尬的对视一眼。

       有了相同的经历,似乎都感觉有些无奈,气氛骤然松懈下来。

       王越试探着询问一句,“不如我们屋里面坐着说。”

       “好!”沈玉书直接点头应了下来。

       两人相视一笑,如此确实轻松多了。

       王越也不客气,直接转身领着两人进入正堂。

       依次落座之后,沈玉书转首打量所处的堂屋,语气带着感慨道:“这里确实太过荒僻了些!师弟若是觉得太过寂寥的话,不防搬迁去别处。如今魔教可能重出江湖,正邪各派必然警惕应对,却是没有多少心力顾忌其余了。再则山庄普通弟子也并不知晓剑骨之事,只需谨慎一些,不要在人前提及,暴露的可能性也并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