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藏书阁:最新章节免费 小说免费阅读
欢迎您,[登录]或[注册]

藏书阁 -> 现实百态 -> 王西北的蛋白质女人 -> 第19章:靠女人来刷伟大

第19章:靠女人来刷伟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研究院,王西北和何党仆是老人,当初在特区设立机构时,他们属于创办人,两个人保持着特区的做事风格,王西北挂职第一副主任,实际上是总负责,具体业务都是何党仆再抓。

       魏云云提出的培训思路,他们研究了一下,觉得研究院的确需要在发展上思路拓宽一些。何党仆这些天在做调研,大概是心里有数了,特意和王西北先沟通一下。“不要小看这方面,现在全国都在学深圳,我去摸底了一个机构,每年培训费你们知道收多少?”何党仆问道。

       胡坤貌似更感兴趣,忙问道:“多少?”

       “2个多亿…财政给的几百万经费,人家现在根本看不上眼……”何党仆说。

       “西北,现在杂志刚开始,钱紧……你看我能不能也先做些培训?从你们那里分流一些,还是我自己弄……”胡坤同时看着他们两个。

       难得胡坤关注营收,王西北对他稍稍改变了些看法:

       “你要做,肯定是市场化,比如经理人、总裁培训班这些。要想介入目前官方学习热,搭我们便车会比较好…这事你跟何院做对接,我们办公会分工是他负责。”王西北说:“但兄弟归兄弟,这个事你不要又到上边吆喝,等做出模样了,我们自然会单列出来,编进研究院序列……”

       胡坤知道王西北在意什么,忙表态保证。估计,他银根吃紧了。这阶段,大家都在开玩笑,说你要想害谁,就劝他办杂志。没人劝他,他是自找的。

       “刚好,你介绍的魏云云学姐,她的培训思路、方案也出来了。下周,她会和何院详细对接,你可以搭她的便车…找个财经主题的,把财经系统也归进来,应该可行。”

       “行,西北老弟,敬你敬你!”胡坤端杯碰着:“你这脑瓜子我历来佩服…

       王西北和何党仆商量,也要从规模上做。以司法系统做入口,研究院有对口研究部门的,一概做出培训纲要,找到最好的专家来讲,即讲特区实践,也要有国际视野、理论高度。

       何党仆详细聊了已经做出的规划,王西北听了点头赞同。

       “行,就按这个整…我就跟着敲敲边鼓吧!”他不揽功,笑着喝酒。

       胡坤对他的杂志很上心,趁机邀请他们进入杂志编委会,给王西北的名头是编委会副主任,何党仆、研究院不少人在里边,魏云云他也给予了编委的名头。王西北听着直皱眉头。

       “你这文化上的东西,我们尽量少参与……”何党仆知道王西北的风格,替他挡驾:“胡总,编委副主任我来,西北院长甩手掌柜当惯了,你别为难他啦!”

       “深知我心!”王西北笑笑:“文化沙漠变为绿洲这种伟大的事,胡总自己努力。”

       方冰听说魏云云也是编委,多看了胡坤几眼:“这合作谈得真深入,胡哥,你同学魏云云…现在应该小30了吧?”

       方冰跟着碰杯,但在旁边的发问,很有深意。

       “哎,你们不是很熟吗?你是?哦…明白。你放心,我们严防死守,绝对不让西北主任犯错误。”胡坤似乎知道方冰想说什么,笑道:“不过,她可明确说了,下周他父亲来深圳,副省级高官,要约仁阳才俊一起见见的,方总你应该收到邀请了吧?”

       “这消息从哪里冒出来的?估计,西北主任已经被隆重邀请啦…”方冰看看王西北,故作不知、话里有话。

       “方冰,该打住了…我从坐这儿,你就没消停。你楠姐都不说什么…..不要草木皆兵好不好吗?喝个酒也不安生!人间俗事,是你这种冷面美女要关注的吗?”王西北半真半假,故意打趣方冰:“你这个心胸…我记得在仁阳可不是这样的?”

       “我在仁阳是什么样子的?”方冰冷艳的说,口气冰冷而威胁。

       “在仁阳,你很可爱…”王西北故意吞吐着,然后,怕方冰生气,忙换了话题:“哎,你这地方还需要投资吗…最近,我忽悠你们楠总了一大笔钱,投资你乡村吧,如何?最好就这个…”

       “花欧阳楠的钱……华丽转身,我必须要配合你。”方冰不相信,他一边给王西北倒酒,一边眼神审视他真假。

       见王西北不是玩笑,估计看在投资的份上,方冰冷冷的神气变化了。

       美女也要过金钱关,胡坤估计难得见方冰温和下来,忙说:“方总,再给来一斤,今晚这酒明摆着不够啊!”

       “等说好投资在谈酒!”方冰很直接,转过脸温和地看着王西北,笑的灿烂起来:“喏…那片空场……当时规划是双层,我想加建一层阳光房,做成私密会所格局,会员制,还是四样菜,但更高端。你要来做股东,我的客源都不愁了……你说的真的假的?”

       “是真的!我想有个接待朋友的地方,同时,不想让欧阳楠的钱躺在卡里,以后,地产起来了…红江南也需要一个会所。但我有个条件…必须使劲往高端上走,方案满意我没问题。”

       “行啊--,我这去你们加点酒。”方冰也不能免俗,有钱立马好心情,给他们碰着杯:“但说好…喝醉没人送的,我就不陪了。我喝醉了会失态…”

       深圳,太现实了,谁也不能免俗,而且,这俗是摆在门面的,几个人会视一笑。

       方冰安排了服务员小妹去拿酒,心情很好,主动和他们碰杯。

       王西北没想放过方冰,他喝着酒,故意挑逗她:“方冰如果失态,那定是在仁阳…怎么失态的?我突然很八卦的想知道青春美少女失态了是怎样的...”

       方冰傻端着酒杯半天,她恨恨指着王西北,想说什么,忍下啦!

       “有故事,快讲讲…”胡坤和何党仆起哄。

       王西北终于找到机会报复一下,爽快的哈哈哈大笑。

       “我发现,有些人就是当上了市长,也是个不成熟的象…”方冰恢复了冷冰,拿眼瞪着他足足半分钟:“闹腾...还想不想喝酒?”

       王西北举手投降。但心说,总算是报了昨晚短信之仇。紫云离开,他多苦啊,这个冷冰的家伙,竟然说他靠女人来刷伟大,伟大是女人能刷出来的吗?

       深圳周末很空闲,马路都是空的。餐饮食街、ktv异常热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小姐们”满世界像白云流动。

       方冰和诗人办的这种会所,只有会茶艺的漂亮小妹妹。喝过酒,胡坤拉何党仆去唱歌潇洒了,他们知道王西北不去这种场合,就没有拉他。

       王西北没有喝多,一个人坐在乡村吧。他不想动,很久的看着闪烁着隐约灯光的莲花山。抬头,什么时候,天空挂上了一弯月亮,他觉得,自己好像很久没有看见过月亮啦。

       方冰没有走,她端了壶醒酒茶过来,在他斜对面坐下。

       印象中,他们两个到深圳后,好像从没有一起这样安坐着在一起。而曾经的过去,方冰曾说她会是王西北身边的影子存在……在仁阳的街头,她的确因为喝多了酒,把所有的风情和狼狈都展现给了王西北…..

       说起来,方冰是第一个劝他来深圳的,或者,找源头的话,她是王西北来深圳的实际引路人。那时候,刚毕业,在仁阳商业系统锋芒毕露,被指派肩负重任到深圳考察。他拿着方冰写下的电话认识了李思峰,然后,是叶子姐在事业上一直的指引。商业合作,跟着欧阳楠出现在仁阳,她考察市场,和叶子姐商量好,暗地里考察王西北能不能做她的男朋友……

       有时候,命运就是因为多喝了几杯酒。王西北回忆着,低头感叹。

       “你不用回去吗…还真是要事业不要家了。”看方冰一直不说话,王西北问她道。

       “回不回都一样…楠姐从不跟你说我的情况吗?我跟我律师男友分手,公司闹得沸沸扬扬…”方冰似乎很奇怪的问:“你真的不知道?”

       “楠姐…从不说你的事情。我也从不问…”王西北说。

       “因为我够奇葩呗!”方冰神气又变回冰冷。

       “我觉得,是因为…我们夫妇觉得你够强悍和能耐。”王西北说。

       方冰不说话,突然,眼睛里涌出了眼泪,她趁王西北没注意,悄悄地拭去。

       “跟你讨论点正事…问一下,如果把地产从集团剥离的话,你整体操盘红江南有没有可能?我是问,你自己能不能驾驭?”

       “不能!”方冰很干脆。

       “为什么?这么干脆?”王西北看她。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能!”方冰依然冷冰。

       “我一直想跟你谈……说实话,楠姐的情况比你见到的要严重得多,你真要做好这个准备…我下海是必选项,但是最差选项,你担纲,是优化选项……”王西北很平缓、斟酌着说道。

       “你觉得…你不喜欢干的事情,我就一定喜欢吗?西北…就因为曾经我对你的那份可怜的爱,我就一定…一定为你们夫妇卖命到底吗?”方冰突然情绪变差了,说话声音高了些:“我不是铁人……而且,我是负责行政的总裁…不是业务总裁,你知道,这之间区别有多大吗?”

       “别激动嘛!只是探讨可能性,也许楠姐调整好就没事啦!”王西北看方冰较真,笑着说:“原来…这些年,你的冰冷都是装的啊……”

       “无聊…没人愿意给你开这种低智商玩笑。”方冰似乎要起身离开,但想起什么似的,又坐下了:“我再次给你强调,你不要招惹魏云云……你只了解单纯的女人,象我们这类傻傻爱的…蛋白质类的……你控制起来没问题。但我告诉你,以我对魏云云的了解,她心思复杂度…你最好有些防备,不然,不是受伤…是会出问题,知道吗?”

       “知道了!”王西北想着方冰的话,但脑子里想到的是学姐出租屋的黑暗光线。

       方冰不再说什么,站起来:“我要撤了…这里有司机,要送你吗?”

       王西北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