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藏书阁:最新章节免费 小说免费阅读
欢迎您,[登录]或[注册]

藏书阁 -> 现实百态 -> 碧血红浪 -> 第二十七章 光杆司令

第二十七章 光杆司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梅尧和石潭一起来到太和堂。

       石潭拿了一大包外伤药,让梅尧带回去救治伤者,也给家里存些备用的,以防意外。

       离开太和堂,梅尧独自走在漆黑的街道上,思绪万千。

       如果没有当天的农民起义,碧云镇虽然有些萧条,但毕竟也是偏隅大镇,夜晚的街市还会有不少的烟火气。

       如今,一场暴动,生意人搞不清风向,都躲进家里,不敢出来。原来熙熙攘攘的街市,变得冷冷清清。

       以前,镇上有专门打更的人,现在,乱成这样,不知打更的人会不会像往常一样,职守自己的黑夜。

       走过顺安场时,前面出现一支举着火把、背着枪的巡逻队。

       梅尧其实分不清哪些是民团,哪些是农民自卫军,因为都不穿军装。他不想惹麻烦,便躲到一个店铺门边的暗处。就在巡逻队走过他跟前时,由于天冷,又穿得单薄,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这个喷嚏来的不迟不早,偏偏在队伍经过时喷涌而出。队伍中马上有人喊:“什么人?干什么的?”

       梅尧一看,躲是躲不过去了,就从暗处闪身出来。

       队伍中马上有人将枪端起来,问:“鬼鬼祟祟干什么呢?是不是想破坏革命?”

       “举起手来。”另有一人喝道。

       梅尧连忙将两手举起来,一只手还拎着那包药:“我是良民,我没干坏事。”

       “手里拿的什么东西?”

       “外伤药。”

       为首的应该是巡逻队长吧,他的腰里别着短枪,借着火把的光看了看梅尧,说:“半夜三更,身着长衫,手持药包,怎么看都像是个地主家的少爷。”

       “是陆家的二少爷吧。”有人嚷嚷。

       “快抓住这个漏网之鱼。”还有人喊叫。

       梅尧赶快解释道:“我不是陆伟堂,我是鹿鸣书院的梅尧。”

       巡逻队长冲着他的队员问:“你们谁见过鹿鸣书院的梅公子?”

       “庄稼人哪进过什么书院。”

       “书院是地主老财家开办的,他一定不是好人。”

       梅尧发现跟这些人很难讲道理,忙说:“我是梅珊的弟弟,梅珊是你们的赤卫队员。”

       “梅总指挥?是你姐?”巡逻队长问,“空口无凭,先押回农民协会关起来,待明天天亮了对质。如果不是坏分子,就放你回家。这些外伤药,没收,正好可以用在伤员身上。”

       随后队长舞动着火把,道:“带走。”

       梅尧知道,这些人就是农民起义的队伍,好汉不吃眼前亏,反抗只能带来皮肉之苦。他只好乖乖地跟着巡逻队往南街走去。

       巡逻队的警惕性很高,有时看到路边的一条狗,都要过去审问一下,这狗是农民家的狗,还是地主家的狗。

       梅尧胸中愤懑。起义到底是为什么?能不能分清敌友再抓人?

       一行人到了陆家大院,这里可能是碧云镇最热闹的地方,尽管已到深夜,大门口的四个红灯笼异常显眼,仿佛使出浑身力气,也要把这夜空照得更加明亮。

       可惜,它就那么大,即便用上最好的蜡烛和油灯,它发出的光,也洒不过十几米远。

       不过,那红色的灯笼,虽然照不了多远,却像黑暗中的灯塔,很容易让迷失航向的船只找到回家的路。

       梅尧被带进院子,由两个巡逻队员看着,巡逻队长进到内屋。

       过了一会儿,那人出来,叫梅尧进去。

       梅尧两手空空走进一个大会客厅,厅内点着七八个蜡烛,光亮如白,一张八仙桌摆在正中央,桌上铺着一张白布,布上画着山水路线,像是地图。几个人围在桌边正是议论什么。

       他一眼就看到系着红绸巾的三姐梅珊。

       梅珊忙着跟另外几个人说话,看见梅尧进来,她走过去对巡逻队长说:“五队长辛苦了,他是我弟,亲弟弟。”

       “不好意思,我们抓错人了。”队长笑着说。

       “不,你们秉公执纪,做得对。”梅珊说,“在农民协会管治下的碧云镇,所有人是平等的,任何人犯了法都要追究,任何人都要遵守农民协会的规定。让他留在这儿,你们继续巡逻吧。注意进城和出城的河道,小心敌人潜入潜出。”

       “是,副总指挥。”巡逻队长警礼出去了。

       梅珊指了指角落里的椅子对梅尧说:“先在那儿坐着反省,不要再给我添乱子。天亮之后,自己回家去。”

       梅尧还想解释几句,梅珊又走过去与那几个人商量起事情来。

       梅尧自个儿坐在角落里,隐隐听到有人说:“要防备敌人偷袭……最有可能是镇南方向……绕道包抄……攻打县城……”

       他听不懂这些人在说什么,他也不关心这些,听着听着,就迷糊了。不知不觉地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报告!”突然一个响亮的声音,把梅尧吵醒。他睁开眼,四周看了看,明白了自己所处的位置。

       “总指挥同志,杜子城前来报到。”杜子城笔直地站在大厅中间。

       一个身着长衫、戴着眼镜的青年走过去,握住杜子城的手,说:“杜子城同志,我们早就听说你行侠仗义的大名,革命队伍里就缺少你这样有身手、有血性的好同志。”

       杜子城说:“总指挥,我一定好好干,为了穷人有饭吃不受苦。”

       梅尧看出来了,那个长衫眼镜就是农民起义的总指挥。

       “‘肚子疼’,你终于是想明白了啊。”梅珊笑着走过来,“昨天搅了你的大喜事,你不会忌恨吧。洞房花烛夜还没过完,这么早就来报到啊。”

       杜子城笑道:“梅总指挥,笑话我了。大是大非面前,杜某还是分得清轻重的,先干大事,时机不等人,个人的事,以后再说。”

       总指挥从桌子上拿起一支手枪,交给杜子城:“子城同志,经过我们认真考虑,决定任命你为碧云赤卫队三小队小队长。”

       “是,服务组织决定。”杜子城接过手枪,“随时听候调遣。”

       “那就准备接受任务吧。”梅珊笑着道。

       “总指挥,这小队长是任命了,我的队伍、人马在那里?我去先认识一下。”杜子城说。

       总指挥笑道:“子城同志,革命的队伍不是现成的,需要我们到群众中去,到劳苦大众中去,宣传革命,启发思想,将进步青年吸引进来。所以说,你的人马,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那里蕴藏着无穷的力量。”

       梅尧默不作声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心想,什么小队长嘛,原来是个光杆司令。

       杜子城笑了笑,说:“原来如此。”

       梅珊问:“有困难吗?”

       杜子城说:“当然有困难,我自己还不知道赤卫队是干什么的,就要去宣传群众,扩大队伍。”

       总指挥说:“子城同志,不要有顾虑,大胆地工作,我们都是穷苦人出身,你就讲你自己对黑暗社会的不满,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去教育群众。相信群众会明白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我知道怎么做了。我现在就去拉队伍。”杜子城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梅尧赶忙上去:“杜小队长,你看我当个赤卫队员行吗?”

       梅珊用力捏了一下梅尧的肩膀,说:“小孩子,别胡闹。”

       杜子城说:“你连鸡都不敢杀,还敢杀人吗?你那秀气的小手,还是用来舞文弄墨吧。”

       众人根本没有把梅尧当大人看,也没人把他的话当真。当然,他自己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真要让他去当赤卫队员,他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

       天已亮了,杜子城和梅尧先后出了陆家大院。

       子城解下系在树上的马缰绳,梅尧跟过去,说:“杜大侠,不,杜小队长,有一事我不明白,还想请教。”

       杜子城道:“什么事?还是韩铁虎妹妹的事吗?告诉他,我不计较他对我下黑手,不过,让他以后不要再干傻事。他妹妹的事我说的是实话。”

       “唉,这事算了,不提了,还有另外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