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藏书阁:最新章节免费 小说免费阅读
欢迎您,[登录]或[注册]

藏书阁 -> 现代言情 -> 隔壁的影帝总撩我 -> chapter 42 一波未平

chapter 42 一波未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樊京芸?”她瞪大着眼睛看着趴在床底侧头看着她的女孩,吓了一大跳,“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只见小女孩趴在地上,泪水从一个眼睛流到另一个眼睛里,一脸惊慌,“救救我…救救我…姐姐!救救我!”

       她皱着眉,看着逐渐从床底爬出来的的樊京芸…

       “看这里。这里是19级的入学档案册。”季度拿着图册递过去,“这里除了一个叫李智雅的女孩是3月份转过来的,其他人…其他人都是一年前入校!”

       “哇…哇…”婴儿的啼哭声由远及近。

       季度和朱蒂回神,两人对视一眼,朱蒂下意识的抓紧了季度的胳膊,季度把她护在身后,两人齐齐的看向门口。

       婴儿的哭声停在门口。

       “哗啦。”

       接着是铁链划过的声音。

       季度瞪大了眼睛,连忙跑过去,拉了拉门。

       !!??他们被锁了???

       “你是谁?!放我们出去!!!”

       季度伸手拍着门。

       “你们不应该来这里。”

       他微愣,听着外面中年女子的声音,轻皱了下眉。

       “你是…樊敏?”

       季度的心跳得有些快,眼睛紧紧注视着面前的大门,吞了吞口水。

       “哇…哇…”婴儿的啼哭声此刻显的十分诡异。

       然后…清洁阿姨没有回答。

       她推着那辆没有婴儿的婴儿车,越走越远…

       北京时间:下午03:32。

       :我操啊啊啊啊啊啊啊又出去了三个人!

       :现在时间过去1小时32分钟,只剩6个人了!

       :现在的这个问题是,他们要怎么样才算成功逃脱啊???实在不行就全程跑被!跑4个小时找不到门???

       :肯定没那么简单啊拜托…这故事到底怎么样还是个谜,谜底不开他们肯定走不了

       :而且这都1个半小时了,6个人还没碰面?他们是不在一个楼层?隔得有那么远吗那么大声听不到??

       :啊啊啊啊啊啊!官博出分析贴了卧槽!!!

       :好多人讨论啊我的天!!!

       :我们《明德中学》和扬扬《穿越疯人院》一直在前面第一第二!!我们现在线索还比较多、扬扬那边哈哈哈哈哈哈哈!

       :扬扬怎么啦?

       :扬扬那边大型喜剧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逗了哈哈哈哈哈官网一直蹦视频xswl

       :扬扬那边是真的录了个搞笑真人秀逃脱综艺!而且现在剧情线也不明朗,没我们清晰。

       :那边是真的烧脑哈哈哈哈哈哈扬扬自己都要扛不住了哈哈哈哈哈

       :他们也是像我们一样最开始就被分开!尤其扬扬最惨好吗,第一个直接被架走还按了角色!我他妈笑死谜一样被按了个角色我扬还得在这想办法出去哈哈哈哈!

       :而且陈曦也逗啊!女团还贼难带不如我们这边男团呢!

       :有人知道另外两个吗???

       :刚才看了官网也有热搜,齐媛他们就还蛮顺利的,全程轻松有说有笑,好像都要出来了。然后裴佩那边有那么一点复杂

       :裴佩那边是真的,灵感来自《闪灵》。而且那个迷宫设计啊…我他妈铁服节目组真的!对方向感不好的人来说……真的我觉得难度不下4颗星

       :迷宫的帖子我也看了!他们也不是纯迷宫!!!而且是真的有人拿大斧子砍他们哈哈哈哈哈哈哈!而且那边的地面!神一样不好走跟建在旱冰场似的!还有假雪。反正我看他们也好谜!他们情节设计是12人必须出来7个算成功,被砍到就死了。

       “所以…你的母亲是学校的保洁阿姨?叫樊敏?”

       她平静的看着坐在床上的少女。

       只见樊京芸很快的点了头,然后…她迟疑了一下。

       认真的摇了摇头。

       “她不是我的母亲,我做了亲子鉴定。”

       盛夏轻皱了下眉。

       “她不是你的母亲?”

       “嗯!她不是!”樊京芸抬头,看着她的眼睛眼眶红红的,“可是我记得她是我的母亲…我记得是她生了我…”

       她轻皱了下眉,看着眼前的少女有一阵。

       “你是怎么做的亲子鉴定呢?”

       “校医!我找学校的校医做的!”少女的眼睛亮亮的,“我们学校的校医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人特别好!”

       校医?樊小慧??

       樊小慧…樊敏…樊京芸?

       盛夏头皮发麻。

       “何老师是你的父亲?”

       “对!”樊京芸笑得很甜,“他是我的爸爸!”

       “是你的亲生父亲吗?”

       “是!!!”樊京芸很肯定的点头,“爸爸很爱我,我最喜欢爸爸了!”

       “那你经常能看到你的爸爸吗?”

       “嗯嗯!我经常能看到呀!刚刚我们不是还一起上课吗!我爸爸平时最喜欢的学生就是智雅了!”

       “是这样吗?”盛夏笑了,看着她的目光很温和,“那你爸爸对你和对别的学生一样吗?爸爸会碰你的身体吗?”

       “不会的!”樊京芸笑得很甜,“爸爸从来没有哦!”

       “这样啊。”盛夏笑了,“你知道我不是李智雅,你为什么要这么叫我呢?”

       她眯着眸,仔细的看着女孩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不错过任何细节。

       只见樊京芸大眼睛眨了眨,整个人皱紧了眉,似乎陷入了极大的困惑。

       然后她伸手敲打自己的头。

       简直…无懈可击。

       盛夏连忙拉下她的手。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头好痛!”

       “那你刚刚说让我救你,又是怎么一回事?你想让我救你什么?为什么这么说?”

       只见樊京芸愣了一下。

       然后…她整个人开始瑟瑟发抖。

       眼中是极度的恐惧。

       “因为…因为…因为是智雅告诉我的!智雅告诉我的…智雅告诉我的…”

       盛夏微怔,低下头与她平视,摁住了她的肩膀。

       只觉自己手下的那个小身体先是僵了片刻,然后整个人很快的放松下来。

       盛夏不着痕迹的微眯了下眸,转而安抚的对着她笑了笑。

       “你不要怕,告诉姐姐,智雅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呢?你只有告诉姐姐,姐姐才能帮助你是不是?”

       樊京芸似是被她说动了,抬眸,空洞的眼神逐渐清明。

       她张开嘴,咕哝了几句,开口说…

       “智雅说…不要乱吃食堂的饭菜,也不要校医每天给我们打针…智雅说…说…我们都会死的。我们会死的…我们…”

       盛夏突然狠狠的拍了下她的肩。

       樊京芸迷茫的抬头。

       只见眼前的漂亮姐姐掀眸,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笑了。

       她指尖有些颤,看着她的双眼眨了眨,连忙抓住她的手。

       “姐姐…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她一把扑进盛夏的怀里,哭的令人心疼。

       盛夏垂眸看着她有一阵,摸了摸她的头发。

       “姐姐不会让无辜的人死的。”

       只觉得怀中的小女孩一顿,然后立即搂紧她的腰。

       “我能跟着你吗,姐姐。”樊京芸从她的怀中抬头,“我…我害怕!我不想回去…我……”

       盛夏低着头,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不行!”她认真的看着樊京芸,“你现在必须!认真的听姐姐说!”

       樊京芸微愣,好一阵,认真的抬眸看着她。

       “你要回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知道吗?不要对任何一个人透露这件事!就是你的同学们,你的好朋友们,都不可以!”

       “可是…”

       “没有可是!”盛夏冷着脸,看着她的眸格外认真,“没有可是,京芸!”

       “千万,千万不能透露出任何事情!不能让他们知道你知道这些事情,也不要告诉他们智雅都跟你说过什么。从现在起,你不要相信你见过的任何一个大人!尤其是你的母亲,樊敏!”她看着樊京芸马上红着的眼睛,“还有你的父亲,何老师!”

       “我…”

       “你想活着吗?京芸。”

       女孩微愣,然后抹干了眼泪,认真的看着她。

       “我想!”

       “那你照着姐姐说的做,能做到吗?”

       樊京芸抬眸看着她、坚定的点了点头。

       “姐姐送你回教室,好吗?”

       “好!”

       “京芸真乖。”

       她掐了掐女孩儿的脸颊,拉住了樊京芸的手。

       樊京芸对这里很熟悉。

       他们没有绕路,很快的找到了教室。

       北京时间下午03:40

       盛夏重新回到了那件审讯室。

       她微眯了了下双眸,果然桌上的电脑不见了。

       她轻抿了抿唇,看了看四周,重新踏进了电梯里。

       身后的纪凉微微皱了下眉,连忙跟在她身后走进。

       嗯???这电梯也恢复成她进密室之前的样子了??怎么只有上面这一条缝!

       接着,还不等她多想。

       “轰隆。”

       电梯轰的一声晃了晃。

       盛夏瞪大着眼睛靠在角落,手扶紧栏杆。

       下一瞬,电梯飞速的向下落。

       头上的灯光时亮时暗,和紧急下落的电梯一起,“砰!”的一声…

       电梯到底,小灯泡啪的碎在地,彻底灭了。

       盛夏跌坐在地,双手死命的抓着栏杆,大口喘着气。

       不要…不要………

       不要………

       纪凉迅速伸手关了摄影机,闭了她的麦。

       他摘了一边的口罩,蹲在她面前。

       “夏夏,你看着我。”

       她摇着头,张嘴就要呼吸,一时间泪水涌出眼眶,怎么看怎么像是呼吸困难。

       “盛夏!”

       纪凉扣紧她的手腕,逼着她抬头。

       “你看着我!我在这,你不是一个人!”

       谁在叫她…谁…

       喘不上气……

       好难受…

       “盛夏!”

       她大口喘着气,慌忙间伸手抓住了纪凉的右手。

       她的手凉的不像是一个活人应该有的温度。

       纪凉沉着眸看着她,反手抓住她,用力的回握。

       “盛夏,醒过来。我知道你听的见。”

       她的眼神恍惚,抓着纪凉的手握紧,抬眸。

       “好,很好,深呼吸。”

       她看着逐渐清晰的纪凉,深呼吸。

       “慢慢来,呼吸。你可以喘气的,这里有空气,呼吸。慢慢来。”

       盛夏看着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呼吸慢慢的平稳。

       “乖女孩。你做的很好。”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发,替她把粘在脸颊两侧的头发别到耳后。

       盛夏出了一身的汗。

       他抿了抿唇,脸色沉了只一瞬,温柔的看着眼前的女孩。

       “我在这,你不会有事。”纪凉上前,低头吻了吻她的发,“你不是一个人,我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