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藏书阁:最新章节免费 小说免费阅读
欢迎您,[登录]或[注册]

藏书阁 -> 幻想言情 -> 斗罗大陆之我是唐三的妹妹 -> 第4章 神魔

第4章 神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龙墨金,流云大陆上一种稀有的矿石,是高等的炼器材料。

       在炼制秘宝的时候,加入黄豆大小的一块龙墨金,便可以使秘宝的成色更为

       完美,还有很大的可能会提高成品秘宝的档次。

       甚至都可以说,龙墨金是炼制高档次秘宝当中不可缺少的一种炼器材料。龙

       墨金的价值不菲,其与碧玉源流相比,甚至都不逞多让。

       至于包裹着龙墨金的这些漆黑如墨,似铁非铁的石头,都只是杂质而已。莫

       良曾听说过,一些珍贵的矿石深埋地下多年,周围都紧紧的包着一层层的坚硬杂

       质,名为矿裹。

       而在这些矿裹之下的矿石,质,有好有坏,量,有多有少。

       所以,买带有矿裹的原矿石,无异于赌博。

       莫良估摸着,那吴明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这么一块带有矿裹的原矿石,都还

       没来得及打开,也根本不知道这块原矿石之中蕴含着的是龙墨晶,否则,其肯定

       早就取出来供着了。

       而如今,这原矿之中的龙墨晶,都归于莫良之手了。

       就是不知道那吴明如果知晓此事,会不会气得以头抢地,原地吐血三升……

       虽然莫良暂时用不着这龙墨金,但是他相信,像葛长老那样的炼器师,一定

       会对其非常感兴趣……想着,莫良的嘴角勾起了微笑的弧度。

       而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莫良随即睁开了双眼。

       须臾,房屋的门被猛地推开,随之,一个少年进来了。

       只不过,这个少年是屁股朝前进来的,而且直接仰面倒在了屋里的地面之

       上。

       看起来,这少年是在门外边被人一个猛推推倒进来的,连带着,门也被推开

       了。

       而紧随着仰面倒地的少年进屋的,一连有三个少年。

       “叶游!我说过了,今天定要给你一个铭记终生的教训!”领头的一个少年

       脸上带着一抹狠辣之色,恶恶的瞪着地上的少年,其余的两人也是一脸的不怀好

       意。

       莫良的目光随即便来到了地上的少年身上,这少年就是叶游?然而在看到少

       年面容的时候,莫良的脸色瞬间便变得古怪了起来。这叶游拥有着和他姐姐叶阑珊一样的瓜子脸与丹凤眼,还长着高挺的鹰钩鼻

       子,五官俊秀,只不过他有些消瘦,身材甚至比莫良看上去还单薄几分,面黄肌

       瘦,给人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

       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莫良和这个少年有过交集,而且是两次……

       此时的叶游双手支撑着坐在地上,身体微微后倾,脸上带着恐慌与紧张,他

       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所浸湿,额头上也布满了密密的细汗。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是由于过分害怕,这叶游说

       话都有些结巴了。

       很明显,这叶游已经不是第一次挨欺负了,对眼前这少年的害怕似乎已经成

       了他的一种本能。

       “哼哼,害得我被长老骂了一下午,一句对不起就行了?你想的美!”领头

       的少年哼哼了一声,随即给身旁的两个少年使了个眼色。

       这两个少年心领神会的走上前去,一人架着一条胳膊,直接将地上的叶游给

       架了起来。

       “叶游,今天我要废了你!让你以后连挑粪都做不了,只得滚出宗门。”领

       头少年咧着嘴,阴险的笑着。

       “不要,不要!”闻声的叶游一脸惊恐的嚎叫着,拼命的反抗着,但都无济

       于事。

       虽然架着叶游的两个少年和他一样都是淬体境二层修士,但这二人明显要比

       叶游壮很多,而且是两个人,瘦弱的叶游根本反抗不了。

       此时,房屋的外边已经闻声围来了不少人,都是杂役弟子,还有一些是和叶

       游以及这三个少年一起,同住在这个屋子里的。但此时,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

       又或是说些什么,只是默默的看着,神色各异,有同情,有得意,有嘲笑……

       而就在这时,两道干咳声传了过来。

       “咳!咳!”

       所有人闻声望去,这才发现屋子里是有人的,才注意到一直安静的坐在桌子

       旁边的莫良。

       领头的少年将目光移向莫良的身上,狐疑的打量了莫良一番,然后开口喝

       道:“你是什么人,在我的屋里做什么!”

       杂役弟子居住的地方,是雪剑宗条件最差,位置最偏的地方,就连专门管理

       杂役弟子的管事和长老都很少来此处,那些高傲的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们更是对

       之远而避之,这领头少年便想当然的将莫良当做了一个杂役弟子,所以也没什么

       好脸色。

       而在杂役弟子当中,除了极个别的几个人之外,他谁都不怕,自然也不会在

       意眼前这个。

       “找人。”莫良微笑道。

       “找谁?”

       莫良的目光在一干人的脸上扫过,最后与愣愕的叶游目光两相交汇。

       叶游在看到莫良时神情一滞,很明显,他是认得莫良的。

       领头少年示意手下将叶游放开,然后手指着叶游问道:“你找的该不会是这

       家伙吧?”

       莫良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见状,领头少年再看莫良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屑。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领头少年心中,莫良既然是来找叶游的,那想

       必其身份也与叶游差不多,而他自是不会将之放在眼里。这领头少年,名为胡少豪,不光在他们屋子里是一霸,就是在雪剑宗众多杂

       役弟子当中都是一霸。

       胡少豪的修为是淬体境三层,属于杂役弟子当中的佼佼者,是极有可能成为

       下一批晋升至外门弟子的人。此外,胡少豪还有一个外门弟子的堂哥,而他那堂

       哥据说在外门弟子中也大小算个名人。

       不管是胡少豪自身的实力还是他在宗门中的关系,都让这些平凡出身,修为

       一般的普通杂役弟子们对其畏惧不已。

       而今日之事的起因,则是原本胡少豪在内的这三人该与叶游一起清理宗内的

       一片区域,但是胡少豪三人将活全都交到了叶游一人的身上。

       本来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然而管他们这些杂役弟子的一个长老,上午竟

       然破天荒的来视察了,而且发现了只有叶游一个人在清理那片区域。这个长老当时就发火了,长老向叶游寻问胡少豪三人去哪里了,而不善言辞

       的叶游吞吞吐吐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最后,在长老的厉声询问下,叶游只得

       老实交代了三人的去向,胡少豪三人是去悬赏阁了。

       而这长老当场便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他立时动身前往悬赏阁,当场抓住了在

       悬赏阁偷窥芸姐的胡少豪三人。长老将胡少豪三人逮了回来,训斥了整整一下

       午……于是,等胡少豪从长老那出来,便直接来找叶游麻烦了。

       只见莫良直接无视掉了胡少豪的目光,他看向叶游,笑着向之招呼道:“叶

       游,过来。”

       闻声,叶游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没有迟疑便向着莫良疾步走了过去。

       而胡少豪则是神色一冷的怒喊道:

       “叶游,你敢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弄死你!”

       胡少豪的话令叶游瘦弱的身躯为之一颤,其脚下的步子当即停住,再也不敢

       向莫良靠近一步。

       而且,任谁都看得出来,此时的叶游,整个身子都在瑟瑟发抖。

       一句话便把叶游吓成这样,鬼知道这胡少豪给叶游带来过怎样的心理阴影。

       看着脸色苍白,呼吸都变得急促的叶游,莫良眉头轻锁。

       莫良心想,这叶阑珊与叶游姐弟俩,性格上还真是一个天大的反差,一个心

       直口快,似是无所畏惧,一个胆小怕事,老实怯懦。

       莫良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叶游的时候,那时,扫地的叶游打碎了葛长老的琉

       璃灵盏,正一个人蹲在地上哭。莫良看到了,便踢了他一脚让他滚蛋了,然后替

       叶游背了黑锅,反正葛长老又不敢拿他怎样。

       而莫良第二次见到叶游的时候,打更的叶游累到在路边睡着,巡夜灯里的火

       把郝长老的药园子点了,其整个人吓傻了一般的石化在了原地。当时莫良刚好在

       附近,看到郝长老药园子那边大火燎天,他一脸兴致的准备去瞧个热闹,看看郝

       长老的笑话,却又看到叶游了。

       看到叶游那副失了魂,双眼绝望,鼻涕眼泪都混在一起的衰样,莫良怎还不

       知道发生了什么。莫良揉了揉头,便又踹了叶游一脚让他滚蛋了,又替叶游背了

       黑锅,反正郝长老更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而莫良实在是看不惯一个男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哭啼啼的。莫良当时不知道他叫叶游,只是觉得这家伙木讷的可以,犯了事,第一时间

       你倒是跑啊,把自己的痕迹处理掉或是嫁祸给仇人,别人问起来就死不承认!在

       原地哭哭啼啼的,等死啊……

       只见,莫良摇了摇头,然后移步上前,他不是冲着叶游去的,竟是朝着站在

       门口的胡少豪去的。

       看着来到自己跟前的莫良,胡少豪眉头皱起,然而还不等他开口说些什么,

       一副人畜无害模样的莫良便微笑着先他一步开口道:

       “胡少,是吗?”

       闻声,胡少豪一脸蔑视的笑道:“现在才想起来巴结我,太晚了。”

       却只见莫良急忙摆了摆手,轻呵笑道:“巴结?呵呵,你想多了,我只是叫

       你一声而已,胡少,和猪少、狗少一样,只是个代号,懂?”

       听着莫良的话,胡少豪的脸色霎时间便阴沉了下来。

       “狂妄的小子,看我先废了你!”一声喝罢,愤怒的胡少豪猛地探出手,直

       抓莫良的脖颈而去!

       只见,在无数双震惊的目光中,后发制人的莫良无比迅捷的出手,直接扼住

       了胡少豪的手腕,挡下了胡少豪的这招。

       随后莫良欺身至胡少豪面前,另一只手也抓住了胡少豪的胳膊,莫良两手一

       扭,直接将胡少豪的胳膊给扭脱臼了。

       伴随着骨头的咯吱声,胡少豪当场便叫出了声,痛的咧嘴呲牙的胡少豪跪在

       了地上,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之上簌簌滑落,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样。

       眼前的一幕令众人大跌眼镜,就在胡少豪出手的那刻,众人甚至都已经想象

       到这少年在胡少豪手里苦苦挣扎的画面了,却不曾想会发生这样的反转,胡少豪

       的攻击被这少年轻易化解,这少年没有伤着,反倒是胡少豪被这少年一招扭掉了

       一条胳膊。而且,胡少豪似乎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这使众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岂不是意味着这少年的实力要远高于胡

       少豪,这少年到底是何许人也?

       莫良看着在地面上惨呼的胡少豪,轻叹了一声道:“本来呢,君子是动口不

       动手的,但怎奈你非逼我动手,唉,真是的,何苦呢?”

       看着莫良表现出一副实在没办法才被迫出手的模样,还自诩为君子,众人撇

       了撇嘴。

       接下来,在众人的注视中,莫良来到叶游的面前,向其道:

       “这家伙是淬体境三层,你是淬体境二层,但他的一只胳膊已经不能用了,

       你们俩现在半斤八两,上去揍他!”

       闻声,叶游在内,所有人皆是一愣。

       叶游咽了口吐沫,一脸的迟疑与恐慌,犹疑道:“我……我……”

       看着叶游这副模样,莫良眉头微皱,他在想,这叶游和叶阑珊到底哪个才是

       亲生的……这姐弟俩怎么就差这么大呢?莫良甚至可以想象的到,如果叶游唤作

       是叶阑珊,别说是胡少豪断了胳膊,就是一毛不伤,叶阑珊也敢上去跟他玩命。

       只见莫良装出一副郑重的模样,他看向叶游,一脸严肃道:“如果你不揍

       他,可能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姐了。”

       闻声的叶游脸色勃然大变,他语气激动的道:“我姐她怎么了!出什么事

       了!”

       “揍完他,我再告诉你。”莫良对叶游的惊慌与着急罔若未闻,只是淡淡的

       道。

       叶游咬了咬牙,虽然他的身体还在因害怕而微微颤抖,但还是向着胡少豪扑

       了上去。叶游将蹲在地上哀嚎的胡少豪扑倒在地,他直接骑在了胡少豪身上,与其扭

       打了起来。

       而胡少豪身旁的一干小弟刚想做些什么,便被莫良以眼神震慑住。

       莫良的凶残他们都已经见识过,对于这个不知来路,一招便将胡少豪放倒的

       少年,他们可不敢轻举妄动。

       地上的胡少豪本就因胳膊的剧痛而痛苦不已,此时又被叶游一顿胡捶乱打的

       拳头迎面招呼,更是苦不堪言。

       但此刻胡少豪也明白了,就算他打的赢叶游,也不是这个神秘少年的对手,

       此时此刻,他只能祭出底牌了。

       “快去喊我堂哥来!”挨着叶游拳雨的胡少豪嘶嚎喊道。

       龙墨金,流云大陆上一种稀有的矿石,是高等的炼器材料。

       在炼制秘宝的时候,加入黄豆大小的一块龙墨金,便可以使秘宝的成色更为

       完美,还有很大的可能会提高成品秘宝的档次。

       甚至都可以说,龙墨金是炼制高档次秘宝当中不可缺少的一种炼器材料。龙

       墨金的价值不菲,其与碧玉源流相比,甚至都不逞多让。

       至于包裹着龙墨金的这些漆黑如墨,似铁非铁的石头,都只是杂质而已。莫

       良曾听说过,一些珍贵的矿石深埋地下多年,周围都紧紧的包着一层层的坚硬杂

       质,名为矿裹。

       而在这些矿裹之下的矿石,质,有好有坏,量,有多有少。

       所以,买带有矿裹的原矿石,无异于赌博。

       莫良估摸着,那吴明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这么一块带有矿裹的原矿石,都还

       没来得及打开,也根本不知道这块原矿石之中蕴含着的是龙墨晶,否则,其肯定

       早就取出来供着了。

       而如今,这原矿之中的龙墨晶,都归于莫良之手了。

       就是不知道那吴明如果知晓此事,会不会气得以头抢地,原地吐血三升……

       虽然莫良暂时用不着这龙墨金,但是他相信,像葛长老那样的炼器师,一定

       会对其非常感兴趣……想着,莫良的嘴角勾起了微笑的弧度。

       而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莫良随即睁开了双眼。

       须臾,房屋的门被猛地推开,随之,一个少年进来了。

       只不过,这个少年是屁股朝前进来的,而且直接仰面倒在了屋里的地面之

       上。

       看起来,这少年是在门外边被人一个猛推推倒进来的,连带着,门也被推开

       了。

       而紧随着仰面倒地的少年进屋的,一连有三个少年。

       “叶游!我说过了,今天定要给你一个铭记终生的教训!”领头的一个少年

       脸上带着一抹狠辣之色,恶恶的瞪着地上的少年,其余的两人也是一脸的不怀好

       意。

       莫良的目光随即便来到了地上的少年身上,这少年就是叶游?然而在看到少

       年面容的时候,莫良的脸色瞬间便变得古怪了起来。这叶游拥有着和他姐姐叶阑珊一样的瓜子脸与丹凤眼,还长着高挺的鹰钩鼻

       子,五官俊秀,只不过他有些消瘦,身材甚至比莫良看上去还单薄几分,面黄肌

       瘦,给人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

       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莫良和这个少年有过交集,而且是两次……

       此时的叶游双手支撑着坐在地上,身体微微后倾,脸上带着恐慌与紧张,他

       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所浸湿,额头上也布满了密密的细汗。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是由于过分害怕,这叶游说

       话都有些结巴了。

       很明显,这叶游已经不是第一次挨欺负了,对眼前这少年的害怕似乎已经成

       了他的一种本能。

       “哼哼,害得我被长老骂了一下午,一句对不起就行了?你想的美!”领头

       的少年哼哼了一声,随即给身旁的两个少年使了个眼色。

       这两个少年心领神会的走上前去,一人架着一条胳膊,直接将地上的叶游给

       架了起来。

       “叶游,今天我要废了你!让你以后连挑粪都做不了,只得滚出宗门。”领

       头少年咧着嘴,阴险的笑着。

       “不要,不要!”闻声的叶游一脸惊恐的嚎叫着,拼命的反抗着,但都无济

       于事。

       虽然架着叶游的两个少年和他一样都是淬体境二层修士,但这二人明显要比

       叶游壮很多,而且是两个人,瘦弱的叶游根本反抗不了。

       此时,房屋的外边已经闻声围来了不少人,都是杂役弟子,还有一些是和叶

       游以及这三个少年一起,同住在这个屋子里的。但此时,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

       又或是说些什么,只是默默的看着,神色各异,有同情,有得意,有嘲笑……

       而就在这时,两道干咳声传了过来。

       “咳!咳!”

       所有人闻声望去,这才发现屋子里是有人的,才注意到一直安静的坐在桌子

       旁边的莫良。

       领头的少年将目光移向莫良的身上,狐疑的打量了莫良一番,然后开口喝

       道:“你是什么人,在我的屋里做什么!”

       杂役弟子居住的地方,是雪剑宗条件最差,位置最偏的地方,就连专门管理

       杂役弟子的管事和长老都很少来此处,那些高傲的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们更是对

       之远而避之,这领头少年便想当然的将莫良当做了一个杂役弟子,所以也没什么

       好脸色。

       而在杂役弟子当中,除了极个别的几个人之外,他谁都不怕,自然也不会在

       意眼前这个。

       “找人。”莫良微笑道。

       “找谁?”

       莫良的目光在一干人的脸上扫过,最后与愣愕的叶游目光两相交汇。

       叶游在看到莫良时神情一滞,很明显,他是认得莫良的。

       领头少年示意手下将叶游放开,然后手指着叶游问道:“你找的该不会是这

       家伙吧?”

       莫良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见状,领头少年再看莫良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屑。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领头少年心中,莫良既然是来找叶游的,那想

       必其身份也与叶游差不多,而他自是不会将之放在眼里。这领头少年,名为胡少豪,不光在他们屋子里是一霸,就是在雪剑宗众多杂

       役弟子当中都是一霸。

       胡少豪的修为是淬体境三层,属于杂役弟子当中的佼佼者,是极有可能成为

       下一批晋升至外门弟子的人。此外,胡少豪还有一个外门弟子的堂哥,而他那堂

       哥据说在外门弟子中也大小算个名人。

       不管是胡少豪自身的实力还是他在宗门中的关系,都让这些平凡出身,修为

       一般的普通杂役弟子们对其畏惧不已。

       而今日之事的起因,则是原本胡少豪在内的这三人该与叶游一起清理宗内的

       一片区域,但是胡少豪三人将活全都交到了叶游一人的身上。

       本来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然而管他们这些杂役弟子的一个长老,上午竟

       然破天荒的来视察了,而且发现了只有叶游一个人在清理那片区域。这个长老当时就发火了,长老向叶游寻问胡少豪三人去哪里了,而不善言辞

       的叶游吞吞吐吐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最后,在长老的厉声询问下,叶游只得

       老实交代了三人的去向,胡少豪三人是去悬赏阁了。

       而这长老当场便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他立时动身前往悬赏阁,当场抓住了在

       悬赏阁偷窥芸姐的胡少豪三人。长老将胡少豪三人逮了回来,训斥了整整一下

       午……于是,等胡少豪从长老那出来,便直接来找叶游麻烦了。

       只见莫良直接无视掉了胡少豪的目光,他看向叶游,笑着向之招呼道:“叶

       游,过来。”

       闻声,叶游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没有迟疑便向着莫良疾步走了过去。

       而胡少豪则是神色一冷的怒喊道:

       “叶游,你敢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弄死你!”

       胡少豪的话令叶游瘦弱的身躯为之一颤,其脚下的步子当即停住,再也不敢

       向莫良靠近一步。

       而且,任谁都看得出来,此时的叶游,整个身子都在瑟瑟发抖。

       一句话便把叶游吓成这样,鬼知道这胡少豪给叶游带来过怎样的心理阴影。

       看着脸色苍白,呼吸都变得急促的叶游,莫良眉头轻锁。

       莫良心想,这叶阑珊与叶游姐弟俩,性格上还真是一个天大的反差,一个心

       直口快,似是无所畏惧,一个胆小怕事,老实怯懦。

       莫良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叶游的时候,那时,扫地的叶游打碎了葛长老的琉

       璃灵盏,正一个人蹲在地上哭。莫良看到了,便踢了他一脚让他滚蛋了,然后替

       叶游背了黑锅,反正葛长老又不敢拿他怎样。

       而莫良第二次见到叶游的时候,打更的叶游累到在路边睡着,巡夜灯里的火

       把郝长老的药园子点了,其整个人吓傻了一般的石化在了原地。当时莫良刚好在

       附近,看到郝长老药园子那边大火燎天,他一脸兴致的准备去瞧个热闹,看看郝

       长老的笑话,却又看到叶游了。

       看到叶游那副失了魂,双眼绝望,鼻涕眼泪都混在一起的衰样,莫良怎还不

       知道发生了什么。莫良揉了揉头,便又踹了叶游一脚让他滚蛋了,又替叶游背了

       黑锅,反正郝长老更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而莫良实在是看不惯一个男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哭啼啼的。莫良当时不知道他叫叶游,只是觉得这家伙木讷的可以,犯了事,第一时间

       你倒是跑啊,把自己的痕迹处理掉或是嫁祸给仇人,别人问起来就死不承认!在

       原地哭哭啼啼的,等死啊……

       只见,莫良摇了摇头,然后移步上前,他不是冲着叶游去的,竟是朝着站在

       门口的胡少豪去的。

       看着来到自己跟前的莫良,胡少豪眉头皱起,然而还不等他开口说些什么,

       一副人畜无害模样的莫良便微笑着先他一步开口道:

       “胡少,是吗?”

       闻声,胡少豪一脸蔑视的笑道:“现在才想起来巴结我,太晚了。”

       却只见莫良急忙摆了摆手,轻呵笑道:“巴结?呵呵,你想多了,我只是叫

       你一声而已,胡少,和猪少、狗少一样,只是个代号,懂?”

       听着莫良的话,胡少豪的脸色霎时间便阴沉了下来。

       “狂妄的小子,看我先废了你!”一声喝罢,愤怒的胡少豪猛地探出手,直

       抓莫良的脖颈而去!

       只见,在无数双震惊的目光中,后发制人的莫良无比迅捷的出手,直接扼住

       了胡少豪的手腕,挡下了胡少豪的这招。

       随后莫良欺身至胡少豪面前,另一只手也抓住了胡少豪的胳膊,莫良两手一

       扭,直接将胡少豪的胳膊给扭脱臼了。

       伴随着骨头的咯吱声,胡少豪当场便叫出了声,痛的咧嘴呲牙的胡少豪跪在

       了地上,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之上簌簌滑落,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样。

       眼前的一幕令众人大跌眼镜,就在胡少豪出手的那刻,众人甚至都已经想象

       到这少年在胡少豪手里苦苦挣扎的画面了,却不曾想会发生这样的反转,胡少豪

       的攻击被这少年轻易化解,这少年没有伤着,反倒是胡少豪被这少年一招扭掉了

       一条胳膊。而且,胡少豪似乎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这使众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岂不是意味着这少年的实力要远高于胡

       少豪,这少年到底是何许人也?

       莫良看着在地面上惨呼的胡少豪,轻叹了一声道:“本来呢,君子是动口不

       动手的,但怎奈你非逼我动手,唉,真是的,何苦呢?”

       看着莫良表现出一副实在没办法才被迫出手的模样,还自诩为君子,众人撇

       了撇嘴。

       接下来,在众人的注视中,莫良来到叶游的面前,向其道:

       “这家伙是淬体境三层,你是淬体境二层,但他的一只胳膊已经不能用了,

       你们俩现在半斤八两,上去揍他!”

       闻声,叶游在内,所有人皆是一愣。

       叶游咽了口吐沫,一脸的迟疑与恐慌,犹疑道:“我……我……”

       看着叶游这副模样,莫良眉头微皱,他在想,这叶游和叶阑珊到底哪个才是

       亲生的……这姐弟俩怎么就差这么大呢?莫良甚至可以想象的到,如果叶游唤作

       是叶阑珊,别说是胡少豪断了胳膊,就是一毛不伤,叶阑珊也敢上去跟他玩命。

       只见莫良装出一副郑重的模样,他看向叶游,一脸严肃道:“如果你不揍

       他,可能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姐了。”

       闻声的叶游脸色勃然大变,他语气激动的道:“我姐她怎么了!出什么事

       了!”

       “揍完他,我再告诉你。”莫良对叶游的惊慌与着急罔若未闻,只是淡淡的

       道。

       叶游咬了咬牙,虽然他的身体还在因害怕而微微颤抖,但还是向着胡少豪扑

       了上去。叶游将蹲在地上哀嚎的胡少豪发过火扑倒在地,他直接骑在了胡少豪身上,与其扭

       打了起来。

       而胡少豪身旁的一干小弟刚想做些什么,便被莫良以眼神震慑住。

       莫良的凶残他们都已经见识过,对于这个不知来路,一招便将胡少豪放倒的

       少年,他们可不敢轻举妄动。

       地上的胡少豪本就因胳膊的剧痛而痛苦不已,此时又被叶游一顿胡捶乱打的

       拳头迎面招呼,更是苦不堪言。

       但此刻胡少豪也明白了,就算他打的赢叶游,也不是这个神秘少年的对手,

       此时此刻,他只能祭出底牌了。

       “快去喊我堂哥来!”挨着叶游拳雨的胡少豪嘶嚎喊道。

       龙墨金,流云大陆上一种稀有的矿石,是高等的炼器材料。

       在炼制秘宝的时候,加入黄豆大小的一块龙墨金,便可以使秘宝的成色更为

       完美,还有很大的可能会提高成品秘宝的档次。

       甚至都可以说,龙墨金是炼制高档次秘宝当中不可缺少的一种炼器材料。龙

       墨金的价值不菲,其与碧玉源流相比,甚至都不逞多让。

       至于包裹着龙墨金的这些漆黑如墨,似铁非铁的石头,都只是杂质而已。莫

       良曾听说过,一些珍贵的矿石深埋地下多年,周围都紧紧的包着一层层的坚硬杂

       质,名为矿裹。

       而在这些矿裹之下的矿石,质,有好有坏,量,有多有少。

       所以,买带有矿裹的原矿石,无异于赌博。

       莫良估摸着,那吴明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这么一块带有矿裹的原矿石,都还

       没来得及打开,也根本不知道这块原矿石之中蕴含着的是龙墨晶,否则,其肯定

       早就取出来供着了。

       而如今,这原矿之中的龙墨晶,都归于莫良之手了。

       就是不知道那吴明如果知晓此事,会不会气得以头抢地,原地吐血三升……

       虽然莫良暂时用不着这龙墨金,但是他相信,像葛长老那样的炼器师,一定

       会对其非常感兴趣……想着,莫良的嘴角勾起了微笑的弧度。

       而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莫良随即睁开了双眼。

       须臾,房屋的门被猛地推开,随之,一个少年进来了。

       只不过,这个少年是屁股朝前进来的,而且直接仰面倒在了屋里的地面之

       上。

       看起来,这少年是在门外边被人一个猛推推倒进来的,连带着,门也被推开

       了。

       而紧随着仰面倒地的少年进屋的,一连有三个少年。

       “叶游!我说过了,今天定要给你一个铭记终生的教训!”领头的一个少年

       脸上带着一抹狠辣之色,恶恶的瞪着地上的少年,其余的两人也是一脸的不怀好

       意。

       莫良的目光随即便来到了地上的少年身上,这少年就是叶游?然而在看到少

       年面容的时候,莫良的脸色瞬间便变得古怪了起来。这叶游拥有着和他姐姐叶阑珊一样的瓜子脸与丹凤眼,还长着高挺的鹰钩鼻

       子,五官俊秀,只不过他有些消瘦,身材甚至比莫良看上去还单薄几分,面黄肌

       瘦,给人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

       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莫良和这个少年有过交集,而且是两次……

       此时的叶游双手支撑着坐在地上,身体微微后倾,脸上带着恐慌与紧张,他

       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所浸湿,额头上也布满了密密的细汗。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是由于过分害怕,这叶游说

       话都有些结巴了。

       很明显,这叶游已经不是第一次挨欺负了,对眼前这少年的害怕似乎已经成

       了他的一种本能。

       “哼哼,害得我被长老骂了一下午,一句对不起就行了?你想的美!”领头

       的少年哼哼了一声,随即给身旁的两个少年使了个眼色。

       这两个少年心领神会的走上前去,一人架着一条胳膊,直接将地上的叶游给

       架了起来。

       “叶游,今天我要废了你!让你以后连挑粪都做不了,只得滚出宗门。”领

       头少年咧着嘴,阴险的笑着。

       “不要,不要!”闻声的叶游一脸惊恐的嚎叫着,拼命的反抗着,但都无济

       于事。

       虽然架着叶游的两个少年和他一样都是淬体境二层修士,但这二人明显要比

       叶游壮很多,而且是两个人,瘦弱的叶游根本反抗不了。

       此时,房屋的外边已经闻声围来了不少人,都是杂役弟子,还有一些是和叶

       游以及这三个少年一起,同住在这个屋子里的。但此时,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

       又或是说些什么,只是默默的看着,神色各异,有同情,有得意,有嘲笑……

       而就在这时,两道干咳声传了过来。

       “咳!咳!”

       所有人闻声望去,这才发现屋子里是有人的,才注意到一直安静的坐在桌子

       旁边的莫良。

       领头的少年将目光移向莫良的身上,狐疑的打量了莫良一番,然后开口喝

       道:“你是什么人,在我的屋里做什么!”

       杂役弟子居住的地方,是雪剑宗条件最差,位置最偏的地方,就连专门管理

       杂役弟子的管事和长老都很少来此处,那些高傲的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们更是对

       之远而避之,这领头少年便想当然的将莫良当做了一个杂役弟子,所以也没什么

       好脸色。

       而在杂役弟子当中,除了极个别的几个人之外,他谁都不怕,自然也不会在

       意眼前这个。

       “找人。”莫良微笑道。

       “找谁?”

       莫良的目光在一干人的脸上扫过,最后与愣愕的叶游目光两相交汇。

       叶游在看到莫良时神情一滞,很明显,他是认得莫良的。

       领头少年示意手下将叶游放开,然后手指着叶游问道:“你找的该不会是这

       家伙吧?”

       莫良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见状,领头少年再看莫良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屑。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领头少年心中,莫良既然是来找叶游的,那想

       必其身份也与叶游差不多,而他自是不会将之放在眼里。这领头少年,名为胡少豪,不光在他们屋子里是一霸,就是在雪剑宗众多杂

       役弟子当中都是一霸。

       胡少豪的修为是淬体境三层,属于杂役弟子当中的佼佼者,是极有可能成为

       下一批晋升至外门弟子的人。此外,胡少豪还有一个外门弟子的堂哥,而他那堂

       哥据说在外门弟子中也大小算个名人。

       不管是胡少豪自身的实力还是他在宗门中的关系,都让这些平凡出身,修为

       一般的普通杂役弟子们对其畏惧不已。

       而今日之事的起因,则是原本胡少豪在内的这三人该与叶游一起清理宗内的

       一片区域,但是胡少豪三人将活全都交到了叶游一人的身上。

       本来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然而管他们这些杂役弟子的一个长老,上午竟

       然破天荒的来视察了,而且发现了只有叶游一个人在清理那片区域。这个长老当时就发火了,长老向叶游寻问胡少豪三人去哪里了,而不善言辞

       的叶游吞吞吐吐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最后,在长老的厉声询问下,叶游只得

       老实交代了三人的去向,胡少豪三人是去悬赏阁了。

       而这长老当场便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他立时动身前往悬赏阁,当场抓住了在

       悬赏阁偷窥芸姐的胡少豪三人。长老将胡少豪三人逮了回来,训斥了整整一下

       午……于是,等胡少豪从长老那出来,便直接来找叶游麻烦了。

       只见莫良直接无视掉了胡少豪的目光,他看向叶游,笑着向之招呼道:“叶

       游,过来。”

       闻声,叶游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没有迟疑便向着莫良疾步走了过去。

       而胡少豪则是神色一冷的怒喊道:

       “叶游,你敢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弄死你!”

       胡少豪的话令叶游瘦弱的身躯为之一颤,其脚下的步子当即停住,再也不敢

       向莫良靠近一步。

       而且,任谁都看得出来,此时的叶游,整个身子都在瑟瑟发抖。

       一句话便把叶游吓成这样,鬼知道这胡少豪给叶游带来过怎样的心理阴影。

       看着脸色苍白,呼吸都变得急促的叶游,莫良眉头轻锁。

       莫良心想,这叶阑珊与叶游姐弟俩,性格上还真是一个天大的反差,一个心

       直口快,似是无所畏惧,一个胆小怕事,老实怯懦。

       莫良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叶游的时候,那时,扫地的叶游打碎了葛长老的琉

       璃灵盏,正一个人蹲在地上哭。莫良看到了,便踢了他一脚让他滚蛋了,然后替

       叶游背了黑锅,反正葛长老又不敢拿他怎样。

       而莫良第二次见到叶游的时候,打更的叶游累到在路边睡着,巡夜灯里的火

       把郝长老的药园子点了,其整个人吓傻了一般的石化在了原地。当时莫良刚好在

       附近,看到郝长老药园子那边大火燎天,他一脸兴致的准备去瞧个热闹,看看郝

       长老的笑话,却又看到叶游了。

       看到叶游那副失了魂,双眼绝望,鼻涕眼泪都混在一起的衰样,莫良怎还不

       知道发生了什么。莫良揉了揉头,便又踹了叶游一脚让他滚蛋了,又替叶游背了

       黑锅,反正郝长老更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而莫良实在是看不惯一个男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哭啼啼的。莫良当时不知道他叫叶游,只是觉得这家伙木讷的可以,犯了事,第一时间

       你倒是跑啊,把自己的痕迹处理掉或是嫁祸给仇人,别人问起来就死不承认!在

       原地哭哭啼啼的,等死啊……

       只见,莫良摇了摇头,然后移步上前,他不是冲着叶游去的,竟是朝着站在

       门口的胡少豪去的。

       看着来到自己跟前的莫良,胡少豪眉头皱起,然而还不等他开口说些什么,

       一副人畜无害模样的莫良便微笑着先他一步开口道:

       “胡少,是吗?”

       闻声,胡少豪一脸蔑视的笑道:“现在才想起来巴结我,太晚了。”

       却只见莫良急忙摆了摆手,轻呵笑道:“巴结?呵呵,你想多了,我只是叫

       你一声而已,胡少,和猪少、狗少一样,只是个代号,懂?”

       听着莫良的话,胡少豪的脸色霎时间便阴沉了下来。

       “狂妄的小子,看我先废了你!”一声喝罢,愤怒的胡少豪猛地探出手,直

       抓莫良的脖颈而去!

       只见,在无数双震惊的目光中,后发制人的莫良无比迅捷的出手,直接扼住

       了胡少豪的手腕,挡下了胡少豪的这招。

       随后莫良欺身至胡少豪面前,另一只手也抓住了胡少豪的胳膊,莫良两手一

       扭,直接将胡少豪的胳膊给扭脱臼了。

       伴随着骨头的咯吱声,胡少豪当场便叫出了声,痛的咧嘴呲牙的胡少豪跪在

       了地上,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之上簌簌滑落,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样。

       眼前的一幕令众人大跌眼镜,就在胡少豪出手的那刻,众人甚至都已经想象

       到这少年在胡少豪手里苦苦挣扎的画面了,却不曾想会发生这样的反转,胡少豪

       的攻击被这少年轻易化解,这少年没有伤着,反倒是胡少豪被这少年一招扭掉了

       一条胳膊。而且,胡少豪似乎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这使众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岂不是意味着这少年的实力要远高于胡

       少豪,这少年到底是何许人也?

       莫良看着在地面上惨呼的胡少豪,轻叹了一声道:“本来呢,君子是动口不

       动手的,但怎奈你非逼我动手,唉,真是的,何苦呢?”

       看着莫良表现出一副实在没办法才被迫出手的模样,还自诩为君子,众人撇

       了撇嘴。

       接下来,在众人的注视中,莫良来到叶游的面前,向其道:

       “这家伙是淬体境三层,你是淬体境二层,但他的一只胳膊已经不能用了,

       你们俩现在半斤八两,上去揍他!”

       闻声,叶游在内,所有人皆是一愣。

       叶游咽了口吐沫,一脸的迟疑与恐慌,犹疑道:“我……我……”

       看着叶游这副模样,莫良眉头微皱,他在想,这叶游和叶阑珊到底哪个才是

       亲生的……这姐弟俩怎么就差这么大呢?莫良甚至可以想象的到,如果叶游唤作

       是叶阑珊,别发过火说是胡少豪断了胳膊,就是一毛不伤,叶阑珊也敢上去跟他玩命。

       只见莫良装出一副郑重的模样,他看向叶游,一脸严肃道:“如果你不揍

       他,可能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姐了。”

       闻声的叶游脸色勃然大变,他语气激动的道:“我姐她怎么了!出什么事

       了!”

       “揍完他,我再告诉你。”莫良对叶游的惊慌与着急罔若未闻,只是淡淡的

       道。

       叶游咬了咬牙,虽然他的身体还在因害怕而微微颤抖,但还是向着胡少豪扑

       了上去。叶游将蹲在地上哀嚎的胡少豪扑倒在地,他直接骑在了胡少豪身上,与其扭

       打了起来。

       而胡少豪身旁的一干小弟刚想做些什么,便被莫良以眼神震慑住。

       莫良的凶残他们都已经见识过,对于这个不知来路,一招便将胡少豪放倒的

       少年,他们可不敢轻举妄动。

       地上的胡少豪本就因胳膊的剧痛而痛苦不已,此时又被叶游一顿胡捶乱打的

       拳头迎面招呼,更是苦不堪言。

       但此刻胡少豪也明白了,就算他打的赢叶游,也不是这个神秘少年的对手,

       此时此刻,他只能祭出底牌了。

       “快去喊我堂哥来!”挨着叶游拳雨的胡少豪嘶嚎喊道。

       龙墨金,流云大陆上一种稀有的矿石,是高等的炼器材料。

       在炼制秘宝的时候,加入黄豆大小的一块龙墨金,便可以使秘宝的成色更为

       完美,还有很大的可能会提高成品秘宝的档次。

       甚至都可以说,龙墨金是炼制高档次秘宝当中不可缺少的一种炼器材料。龙

       墨金的价值不菲,其与碧玉源流相比,甚至都不逞多让。

       至于包裹着龙墨金的这些漆黑如墨,似铁非铁的石头,都只是杂质而已。莫

       良曾听说过,一些珍贵的矿石深埋地下多年,周围都紧紧的包着一层层的坚硬杂

       质,名为矿裹。

       而在这些矿裹之下的矿石,质,有好有坏,量,有多有少。

       所以,买带有矿裹的原矿石,无异于赌博。

       莫良估摸着,那吴明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这么一块带有矿裹的原矿石,都还

       没来得及打开,也根本不知道这块原矿石之中蕴含着的是龙墨晶,否则,其肯定

       早就取出来供着了。

       而如今,这原矿之中的龙墨晶,都归于莫良之手了。

       就是不知道那吴明如果知晓此事,会不会气得以头抢地,原地吐血三升……

       虽然莫良暂时用不着这龙墨金,但是他相信,像葛长老那样的炼器师,一定

       会对其非常感兴趣……想着,莫良的嘴角勾起了微笑的弧度。

       而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莫良随即睁开了双眼。

       须臾,房屋的门被猛地推开,随之,一个少年进来了。

       只不过,这个少年是屁股朝前进来的,而且直接仰面倒在了屋里的地面之

       上。

       看起来,这少年是在门外边被人一个猛推推倒进来的,连带着,门也被推开

       了。

       而紧随着仰面倒地的少年进屋的,一连有三个少年。

       “叶游!我说过了,今天定要给你一个铭记终生的教训!”领头的一个少年

       脸上带着一抹狠辣之色,恶恶的瞪着地上的少年,其余的两人也是一脸的不怀好

       意。

       莫良的目光随即便来到了地上的少年身上,这少年就是叶游?然而在看到少

       年面容的时候,莫良的脸色瞬间便变得古怪了起来。这叶游拥有着和他姐姐叶阑珊一样的瓜子脸与丹凤眼,还长着高挺的鹰钩鼻

       子,五官俊秀,只不过他有些消瘦,身材甚至比莫良看上去还单薄几分,面黄肌

       瘦,给人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

       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莫良和这个少年有过交集,而且是两次……

       此时的叶游双手支撑着坐在地上,身体微微后倾,脸上带着恐慌与紧张,他

       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所浸湿,额头上也布满了密密的细汗。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是由于过分害怕,这叶游说

       话都有些结巴了。

       很明显,这叶游已经不是第一次挨欺负了,对眼前这少年的害怕似乎已经成

       了他的一种本能。

       “哼哼,害得我被长老骂了一下午,一句对不起就行了?你想的美!”领头

       的少年哼哼了一声,随即给身旁的两个少年使了个眼色。

       这两个少年心领神会的走上前去,一人架着一条胳膊,直接将地上的叶游给

       架了起来。

       “叶游,今天我要废了你!让你以后连挑粪都做不了,只得滚出宗门。”领

       头少年咧着嘴,阴险的笑着。

       “不要,不要!”闻声的叶游一脸惊恐的嚎叫着,拼命的反抗着,但都无济

       于事。

       虽然架着叶游的两个少年和他一样都是淬体境二层修士,但这二人明显要比

       叶游壮很多,而且是两个人,瘦弱的叶游根本反抗不了。

       此时,房屋的外边已经闻声围来了不少人,都是杂役弟子,还有一些是和叶

       游以及这三个少年一起,同住在这个屋子里的。但此时,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

       又或是说些什么,只是默默的看着,神色各异,有同情,有得意,有嘲笑……

       而就在这时,两道干咳声传了过来。

       “咳!咳!”

       所有人闻声望去,这才发现屋子里是有人的,才注意到一直安静的坐在桌子

       旁边的莫良。

       领头的少年将目光移向莫良的身上,狐疑的打量了莫良一番,然后开口喝

       道:“你是什么人,在我的屋里做什么!”

       杂役弟子居住的地方,是雪剑宗条件最差,位置最偏的地方,就连专门管理

       杂役弟子的管事和长老都很少来此处,那些高傲的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们更是对

       之远而避之,这领头少年便想当然的将莫良当做了一个杂役弟子,所以也没什么

       好脸色。

       而在杂役弟子当中,除了极个别的几个人之外,他谁都不怕,自然也不会在

       意眼前这个。

       “找人。”莫良微笑道。

       “找谁?”

       莫良的目光在一干人的脸上扫过,最后与愣愕的叶游目光两相交汇。

       叶游在看到莫良时神情一滞,很明显,他是认得莫良的。

       领头少年示意手下将叶游放开,然后手指着叶游问道:“你找的该不会是这

       家伙吧?”

       莫良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见状,领头少年再看莫良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屑。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领头少年心中,莫良既然是来找叶游的,那想

       必其身份也与叶游差不多,而他自是不会将之放在眼里。这领头少年,名为胡少豪,不光在他们屋子里是一霸,就是在雪剑宗众多杂

       役弟子当中都是一霸。

       胡少豪的修为是淬体境三层,属于杂役弟子当中的佼佼者,是极有可能成为

       下一批晋升至外门弟子的人。此外,胡少豪还有一个外门弟子的堂哥,而他那堂

       哥据说在外门弟子中也大小算个名人。

       不管是胡少豪自身的实力还是他在宗门中的关系,都让这些平凡出身,修为

       一般的普通杂役弟子们对其畏惧不已。

       而今日之事的起因,则是原本胡少豪在内的这三人该与叶游一起清理宗内的

       一片区域,但是胡少豪三人将活全都交到了叶游一人的身上。

       本来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然而管他们这些杂役弟子的一个长老,上午竟

       然破天荒的来视察了,而且发现了只有叶游一个人在清理那片区域。这个长老当时就发火了,长老向叶游寻问胡少豪三人去哪里了,而不善言辞

       的叶游吞吞吐吐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最后,在长老的厉声询问下,叶游只得

       老实交代了三人的去向,胡少豪三人是去悬赏阁了。

       而这长老当场便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他立时动身前往悬赏阁,当场抓住了在

       悬赏阁偷窥芸姐的胡少豪三人。长老将胡少豪三人逮了回来,训斥了整整一下

       午……于是,等胡少豪从长老那出来,便直接来找叶游麻烦了。

       只见莫良直接无视掉了胡少豪的目光,他看向叶游,笑着向之招呼道:“叶

       游,过来。”

       闻声,叶游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没有迟疑便向着莫良疾步走了过去。

       而胡少豪则是神色一冷的怒喊道:

       “叶游,你敢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弄死你!”

       胡少豪的话令叶游瘦弱的身躯为之一颤,其脚下的步子当即停住,再也不敢

       向莫良靠近一步。

       而且,任谁都看得出来,此时的叶游,整个身子都在瑟瑟发抖。

       一句话便把叶游吓成这样,鬼知道这胡少豪给叶游带来过怎样的心理阴影。

       看着脸色苍白,呼吸都变得急促的叶游,莫良眉头轻锁。

       莫良心想,这叶阑珊与叶游姐弟俩,性格上还真是一个天大的反差,一个心

       直口快,似是无所畏惧,一个胆小怕事,老实怯懦。

       莫良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叶游的时候,那时,扫地的叶游打碎了葛长老的琉

       璃灵盏,正一个人蹲在地上哭。莫良看到了,便踢了他一脚让他滚蛋了,然后替

       叶游背了黑锅,反正葛长老又不敢拿他怎样。

       而莫良第二次见到叶游的时候,打更的叶游累到在路边睡着,巡夜灯里的火

       把郝长老的药园子点了,其整个人吓傻了一般的石化在了原地。当时莫良刚好在

       附近,看到郝长老药园子那边大火燎天,他一脸兴致的准备去瞧个热闹,看看郝

       长老的笑话,却又看到叶游了。

       看到叶游那副失了魂,双眼绝望,鼻涕眼泪都混在一起的衰样,莫良怎还不

       知道发生了什么。莫良揉了揉头,便又踹了叶游一脚让他滚蛋了,又替叶游背了

       黑锅,反正郝长老更不敢拿自己怎么样。

       而莫良实在是看不惯一个男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哭啼啼的。莫良当时不知道他叫叶游,只是觉得这家伙木讷的可以,犯了事,第一时间

       你倒是跑啊,把自己的痕迹处理掉或是嫁祸给仇人,别人问起来就死不承认!在

       原地哭哭啼啼的,等死啊……

       只见,莫良摇了摇头,然后移步上前,他不是冲着叶游去的,竟是朝着站在

       门口的胡少豪去的。

       看着来到自己跟前的莫良,胡少豪眉头皱起,然而还不等他开口说些什么,

       一副人畜无害模样的莫良便微笑着先他一步开口道:

       “胡少,是吗?”

       闻声,胡少豪一脸蔑视的笑道:“现在才想起来巴结我,太晚了。”

       却只见莫良急忙摆了摆手,轻呵笑道:“巴结?呵呵,你想多了,我只是叫

       你一声而已,胡少,和猪少、狗少一样,只是个代号,懂?”

       听着莫良的话,胡少豪的脸色霎时间便阴沉了下来。

       “狂妄的小子,看我先废了你!”一声喝罢,愤怒的胡少豪猛地探出手,直

       抓莫良的脖颈而去!

       只见,在无数双震惊的目光中,后发制人的莫良无比迅捷的出手,直接扼住

       了胡少豪的手腕,挡下了胡少豪的这招。

       随后莫良欺身至胡少豪面前,另一只手也抓住了胡少豪的胳膊,莫良两手一

       扭,直接将胡少豪的胳膊给扭脱臼了。

       伴随着骨头的咯吱声,胡少豪当场便叫出了声,痛的咧嘴呲牙的胡少豪跪在

       了地上,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之上簌簌滑落,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样。

       眼前的一幕令众人大跌眼镜,就在胡少豪出手的那刻,众人甚至都已经想象

       到这少年在胡少豪手里苦苦挣扎的画面了,却不曾想会发生这样的反转,胡少豪

       的攻击被这少年轻易化解,这少年没有伤着,反倒是胡少豪被这少年一招扭掉了

       一条胳膊。而且,胡少豪似乎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这使众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岂不是意味着这少年的实力要远高于胡

       少豪,这少年到底是何许人也?

       莫良看着在地面上惨呼的胡少豪,轻叹了一声道:“本来呢,君子是动口不

       动手的,但怎奈你非逼我动手,唉,真是的,何苦呢?”

       看着莫良表现出一副实在没办法才被迫出手的模样,还自诩为君子,众人撇

       了撇嘴。

       接下来,在众人的注视中,莫良来到叶游的面前,向其道:

       “这家伙是淬体境三层,你是淬体境二层,但他的一只胳膊已经不能用了,

       你们俩现在半斤八两,上去揍他!”

       闻声,叶游在内,所有人皆是一愣。

       叶游咽了口吐沫,一脸的迟疑与恐慌,犹疑道:“我……我……”

       看着叶游这副模样,莫良眉头微皱,他在想,这叶游和叶阑珊到底哪个才是

       亲生的……这姐弟俩怎么就差这么大呢?莫良甚至可以想象的到,如果叶游唤作

       是叶阑珊,别说是胡少豪断了胳膊,就是一毛不伤,叶阑规划局珊也敢上去跟他玩命。

       只见莫良装出一副郑重的模样,他看向叶游,一脸严肃道:“如果你不揍

       他,可能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姐了。”

       闻声的叶游脸色勃然大变,他语气激动的道:“我姐她怎么了!出什么事

       了!”

       “揍完他,我再告诉你。”莫良对叶游的惊慌与着急罔若未闻,只是淡淡的

       道。

       叶游咬了咬牙,虽然他的身体还在因害怕而微微颤抖,但还是向着胡少豪扑

       了上去。叶游将蹲在地上哀嚎的胡发给少豪扑倒在地,他直接骑在了胡少豪身上,与其扭

       打了起来。

       而胡少豪身旁的一好干小弟刚想做些什么,便被莫良以眼神震慑住。

       莫良的凶残他们都已经见识过,对于这个不知来路,一招便将胡少豪放倒的

       少年,他们可不敢轻举妄动。

       地上的胡少豪本就因胳膊的剧痛而痛苦不已,此时又被叶游一顿胡捶乱打的

       拳头迎面招呼,更是苦不堪言。

       但此刻胡少豪也明白了,就算他打的赢叶游,也不是这个神秘少年的对手,

       此时此刻,他只能祭出底牌了。

       “快去喊我堂哥来!”挨着叶游拳雨的胡少豪嘶嚎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