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藏书阁:最新章节免费 小说免费阅读
欢迎您,[登录]或[注册]

藏书阁 -> 古代言情 -> 娘娘她总是不上进 -> 第0039章 绿菊

第0039章 绿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虽然太监依旧命贱如草,但是总归比以前好得多。

       为此元宵格外珍惜,办差的时候尽心竭力的。

       “说是北边进贡的皮子送去了内事省不少呢,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赏赐下来。”紫蕊道。

       沈初柳想了想去年可没她的。

       不过去年送来的也不多就是了。

       结果到了第二天,就分下来了。

       皇上做主赏赐的,当然头一份是两宫太后和皇后。

       再有就是二皇子和大公主。

       下头的嫔妃里,意妃得了几块白狐皮。康充仪,怡充媛,宁婕妤,沈才人,丽小仪,陆小仪,还有刚小产了的温小仪,都有。

       倒是往年都有冯淑妃的,今年竟是没了。

       可见皇上还是恼了她了。

       这些个珍惜的赏赐,也就是个风向标。

       谁有,谁没有,也是说明这段时间里,谁有宠,谁无宠。

       这一回,撇开刚小产的温小仪,和素来只有赏赐没有宠爱的康充仪不算。毕竟这两个都是因为皇嗣的缘故。一个是小产,一个是丧子。香火情罢了。

       其他人,就是此时宫里的热灶。

       有这些个皮子打底,下面人就该知道个先与后。

       两位有皇嗣的娘娘自然是不必说,没有皮子也没人敢慢待了,尤其是冯淑妃还是冯太后的侄女儿。

       可其他人,那就不得不退避三舍了。

       如今这宫里头,最得宠的就是意妃,怡充媛,宁婕妤,沈才人和丽小仪陆小仪了。

       前头三位是屹立不倒,后头三位是后来居上。

       不过这前三位里,如今怡充媛伺候的最少,后三位里嘛,陆小仪是借着皇后的光。

       不管在旁人眼里如何,这事在沈初柳眼里,那就是她正经走上历史舞台了。

       至于能在这个舞台上走多久,走的好不好,就是另一回事了。

       “元宵啊,你去,后头折几朵开的好的金丝菊。送去太极宫,就说我送给皇上赏玩的。”沈初柳道。

       既然走上了得宠的路子,就得有个样子。

       没得其他人都知道争宠,自己太过不同了,皇上看着就不太好看了。

       太极宫中,忙完了的齐怿修看到了那金丝菊花:“沈才人送的?”

       初四赔笑:“正是呢,奴才想着,这似乎是头一回?”

       “嗯,是头一回。”齐怿修碰了一下那花儿:“叫人送两盆绿菊花去给她。”

       顿了顿又道:“晚上叫她来吧。”

       “是。”初四应了。

       翠云轩里,见着开的正好的绿菊花沈初柳就坏笑起来。得了晚上侍寝的消息,她都没这么坏笑。

       “找一身跟着花儿相衬的衣裳跟首饰。”

       紫蕊一愣:“才人?您这是……这可是皇上赏赐的啊!”

       “嗯。”沈初柳眨眼:“快去吧。”

       紫蕊还是去了,万分的不情愿。

       最后,沈初柳穿了一身浅粉色的襦裙,裙摆绣着的也是菊花纹路。

       寄梅给她梳了个简单又好看的发髻,一边是一根赤金镶嵌珍珠的簪子,那簪子上纹路清晰漂亮,珍珠雪白浑圆,看着就珍贵。

       另一边赫然就簪着一朵开的正好的绿菊花。

       倒也相得益彰,十分清丽。

       耳际碎珍珠做成的花朵也十分好看,穿上了比襦裙略深一点的粉色袄子,又戴上一个赤金珍珠的项圈:“这便走吧。”

       她也不等凤栾春恩车了,径自走着去太极宫。

       太极宫里,听说沈才人已经来了,初四心说这还挺着急的么?

       结果一见了人,就有点发愣。

       齐怿修见了人,也有点没摸着这个套路:“爱妃这花……”

       “皇上安,多谢皇上赏赐的花,好看极了呢。”沈初柳轻轻摸了摸头上的花儿:“这菊花颜色多,可唯有紫色和绿色戴着好看。皇上真是对臣妾好呢。”

       齐怿修……

       我赏你花是叫你看的。

       从没有一个嫔妃敢把他赏赐的花直接剪了戴头上。

       不过还是那句话,沈才人很会打扮,确实合适,漂亮。

       齐怿修还是问了一句:“就这么剪了?”

       “有花堪折直须折嘛。”沈初柳笑着:“皇上赏赐的东西,自然是要瞧见价值。皇上昨儿赏赐的皮子也是,臣妾已经送去了司服局,定是要做的好看的。”

       “好一句有花堪折直须折。”齐怿修笑着拉她过来:“爱妃倒是豪气。”

       “不过,爱妃可听闻菊花乃是寓意高洁,倒是少见你这样的。”齐怿修将人抱在怀中。

       “皇上是说‘宁肯抱香枝上老,不随黄叶舞秋风’还是说‘宁肯抱香枝头死,何曾吹落北风中’?”沈初柳歪头:“虽说诗词极好,可花不就是花儿?今日臣妾将它戴在头上,皇上瞧见了好看,那这花就开的值得。已经栽进了花盆里的花,要什么宁死不屈?除非皇上觉得臣妾配不上这花。”

       齐怿修不知想到了什么,捏了捏她的脸:“爱妃花容月貌,自然配得上。极美。”

       沈初柳就笑:“那这花就开的值得。皇上的赏赐,臣妾喜欢的紧。”

       “爱妃生就巧嘴。”齐怿修轻轻抚摸她的唇瓣,低头亲了亲:“虽说委实是诡辩,倒也诡辩的有意思。朕很喜欢。”

       沈初柳脸颊红红,回抱齐怿修。

       您喜欢我就满意了。

       大约是沈初柳确实取悦了齐怿修,这一夜的皇帝十分的激情。

       早上时候沈初柳睁眼已经是很晚了,请安是绝对来不及的。

       她也不矫情,素来规矩,少规矩一天也就那么回事。

       听说齐怿修已经去忙了,她就穿戴好回去了。

       “才人,您饿了吧,用早膳吧。”紫珠安排了迟来的早膳。

       沈初柳一边吃一边问:“没什么事吧?”

       “没有,姚宝林回来的时候跟奴婢们说了,早上倒是丽小仪说了几句酸话,不过被谨妃顶回去了。皇后娘娘说是太极宫的人去给你请假了。你头回这样,想来也不碍事的。”

       沈初柳吃了一口凉拌藕丁:“人么,活着无非就是笑话笑话旁人,也叫旁人笑话笑话。总不好一向只笑话旁人。得宠,就得有得宠的样子。太精明了,反倒不能独善其身。”

       她邀宠就是为了这个,不过这没去请安么,倒也不是故意的。

       顺带手了,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