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藏书阁:最新章节免费 小说免费阅读
欢迎您,[登录]或[注册]

藏书阁 -> 历史军事 -> 极品皇太子 -> 第15章

第15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15章

       “太子居然取胜了!”

       塔楼上,炎帝从震惊中醒来,望着王安远去的背影,双眼亮得吓人。

       太子昏迷这几个月,不会是睡梦中,被神人指点了吧?

       要不然,怎么连战胜熟稔兵事的凌墨云都能战胜?

       此人,可是他当年亲自为太子挑选的将领啊。

       若无过人之处,如何能入他王祯的法眼?

       想到这,忽又心生疑惑。

       那小混蛋,也没见施什么手段,怎么就战胜了凌墨云呢?

       想不通......真的好想知道!

       炎帝心底猫爪一样,不得不示意李元海。

       李元海点点头,回头嘱咐一名小太监,那小太监转身下楼,片刻后又回到楼上。

       随后,在李元海的示意下,将王安以性命威胁队伍取胜之事,全部讲述出来。

       “胡闹!”

       炎帝听完之后,脸颊抽了抽:“谁给太子的权利草菅人命,就连朕,也不能胡乱下旨杀人,那些士卒就没怀疑?”

       小太监战战兢兢道:“回陛下,有人怀疑过,只不过,太子殿下言之凿凿,说陛下昨日,曾亲口说过,若是殿下取得遴选魁首,便答应殿下任何一件事。”

       “如果那些士卒敢不拼命,殿下就用这个杀他们的头,充他们的军,殿下还说,陛下金口玉言,定然不能拒绝。”

       “可恶!”

       炎帝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吓得李元海赶紧弯腰:“陛下息怒......”

       炎帝沉默片刻,忽然露出一丝苦笑:“罢了罢了,此事,朕还真答应过他,这小王八蛋,连朕都敢算计......”

       顿了顿:“李元海,等下传太子到书房觐见,要敢不来,就给朕打两百大板!”

       炎帝的嘴角维扬,眯着双眼道:“那几个老家伙,不是动不动就给朕甩脸子吗?朕作为天子,不屑和他们对骂,那就给他们找个对手来玩玩!”

       李元海闻言,冷不丁打了一个激灵。

       炎帝说的那几个朝臣,他当然知道,都是油盐不进的老顽固,平日一旦争执起来,连炎帝的面子都敢削。

       可是太子殿下......

       经过这件事后,老太监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小主,同样是利用人心的高手啊。

       王安回到东宫,已经累到虚脱,一头扎在床上,动也不想动。

       这副身躯,终究还是太弱了啊。

       他忽又想起前任蹊跷的死亡。

       昨晚他已经查看过伤口,偏离心脏足有两公分,不算致命伤,而且已经愈合的差不多。

       那前太子怎么会死?

       除非有内鬼,而且,要神不知鬼不觉让太子毙命,只能用毒药。

       如此一来,这东宫之中,也未必安全

       不过,他已经暗中嘱咐郑淳,留意观察其他人,甚至去查找近半年京城高手的出入资料。

       一旦有蛛丝马迹,即刻向自己汇报。

       虽说炎帝把调查的事,交给了飞鱼卫和大理寺协同办案,但,多一条路径总是好的。

       况且,自己的命运自己掌握,王安必须弄清真相。

       郑淳别看呆傻,但心思细腻,还会武功,是办这种事的好手。

       至于彩月,要做自己的小棉袄,贴身保护,哪有那个时间......

       又是钢铁直男孤枕独眠的一晚。

       到了早上,吃过早饭不久,老太监李元海便横着拂尘,笑吟吟地出现。

       将炎帝的召见和两百大板一并告之。

       二选一。

       还用选吗?

       王安无语,只得遗憾地在彩月身上揩点油,便随李元海到了勤政殿。

       此刻刚下早朝,炎帝坐在房间上首,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在其下方,正站着两人。

       一个已经年过五旬、发须皆白,但眼神还极其精明,正是当朝宰相张士言。

       另一人身材看魁梧,脸色冷峻,是兵部尚书耿兵。

       此时,张士言盯着炎帝,语气几乎是质问:“陛下,是非要起兵戈吗?”

       “不错,朕打定了。”

       炎帝眸色微冷,声音沉沉道:“这些年,为了平衡各方,朕不断地让步,但这一次,朕绝不退让丝毫。”

       张士言深知皇帝的脾性,吃软不吃硬,叹了一口气,道:“陛下,如今国库空虚,天灾战祸不断,大炎百姓连温饱都成问题。”

       “老臣斗胆请问一句,陛下......拿什么来打呢?”

       提起这个,炎帝脸色就变得铁青起来。

       大炎曾经非常鼎盛,与大黎、大梁齐名,而且疆域辽阔,耕地多,山地少,多河流,按理说占据天时地利,应该很好发展才对。

       但不知怎么地,人家大梁、大黎的发展是蒸蒸日上,而他的大炎,发展不仅没有丝毫的寸进,反而因为连年灾害,连国库都掏空了。

       如今,连一个小小的北方蛮国,都敢来踩踏几下,而满朝文武,竟然还劝他不准还手。

       想到这些,炎帝心里就憋屈得不行!

       他顿时怒道:“朕要举全国之力一战。”

       “举全国之力?!”

       张士言对上炎帝的目光,义正言辞道:“陛下为了一己之私,把千万百姓置于何地?”

       “一旦兵戈起,必然生灵涂炭,内忧外患,国将不国,江山危矣,社稷危矣!”

       耿兵也上前一步,郑重道:“臣附议!

       “如今,我大炎天灾横行,百姓早已苦不堪言,家中余粮尚不能饱腹,一旦战事起,根本征集不到大军所需的粮秣。

       “此外,蛮国人善骑射,骑兵锐不可当,若前方战事失利,蛮国铁骑,十日内便能直抵京城,届时谁人可挡?”

       “哦?”炎帝目光冷冽,强压怒火,“不知两位卿家有何高见?”

       “议和。”

       张士言假装没看到炎帝生气,直接道:“蛮国对我大炎用兵,无非是掠夺!既如此,老臣以为,只需许之以利,他们定会退兵!

       “自先帝算起,北蛮已占我大炎北部十八镇多年,此十八镇,早已脱离我大炎掌控,形同鸡肋,依老臣看,不如名义上割让给北蛮!”

       耿兵附和道:“不错,但北蛮人野蛮,恐以此不足以让其退兵,微臣以为,可许以重金万两,彰显我大炎诚意。”

       炎帝闻言,胸口剧烈起伏,险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一把抓起桌上的茶杯,直接砸在张士言的面前,茶杯碎裂,水花四溅。

       张士言和耿兵皆是一颤,慌忙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