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藏书阁:最新章节免费 小说免费阅读
欢迎您,[登录]或[注册]

藏书阁 -> 穿越重生 -> 惹上偷心妃:夜王殿下又脸红了 -> 第352章 共赏(大结局)

第352章 共赏(大结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边韩如风正感叹着,而远处的夕阳下,秦北夜一手抱着他亲手用襁褓仔细包裹好的儿子,一手牵着慕夕芷,缓缓往这边走来。

       他们身后,安静地跟着魅心和寒默,以及好些宫女内侍。

       夏日清风微拂着秦北夜深紫色的衣摆,他笑意温柔,分毫不似当年面色那冷若冰霜的夜王。

       而慕夕芷一脸温柔笑意跟在秦北夜身旁,眼底亦不再是以往端出来的假笑,如今的笑意,深达眼底,写着幸福。

       见到他们一家三口过来,这边的众人纷纷停下手上的动作,笑着站起身来。

       “不必多礼!”秦北夜在他们就要行礼之前,止住了他们的动作。

       他看看身侧的慕夕芷,浅笑着对众人道:“今夜不论君臣,只有家人。”

       “是。”众人笑着道。

       见映月等人已经将烤好的肉都摆上了桌,慕夕芷笑着招呼道:“都快坐吧,我可饿了好一会儿了。”

       洛昭调笑道:“皇嫂这哪里是饿了?是馋了吧?”

       “就是就是,”顾尧麒应道:“我哥那么精心照顾嫂子你,你哪里会饿啊?”

       慕夕芷被他们两人怼得无话可说,有些气闷。

       她身侧的秦北夜当即便感受到了她的情绪,他视线淡淡地瞥一眼洛昭两人,道:“芷儿就是饿了,你们两人若是不饿,可以去那边帮着烤肉。”

       “我……”洛昭和顾尧麒齐齐语塞,不敢怼秦北夜,他们后悔的眼神,看向慕夕芷,脸上就差写着自己错了。

       慕夕芷听着秦北夜无条件的维护,心里早已经甜蜜得不像话,又看见他们俩求助的视线,忙笑着圆场道:“都快坐吧,一会儿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映月无比机灵,在一旁应着慕夕芷的话道:“是啊,大家今日尽管开怀吃,烤肉的有我和寒索他们呢。”

       袁思婵笑着看站在一处的映月和寒索,道:“好,我们等着吃。”

       洛溪亦笑着接袁思婵的话,道:“你们两人配合着烤出来的肉啊,味道确实好。”

       听得两人这般说,映月的脸登时就红了,她有些手足无措地逃离了现场:“我去烤肉了。”

       寒索见状,也连忙告辞:“属下也去了。”

       众人心照不宣的笑着,看着寒默和魅心跟着去烤肉。

       寒赤跟在他们四人身后也过去烤肉,心底欲哭无泪,怎么感觉全场除了北宁新皇,就剩他一个人还打着老光棍呢。

       不行,他也要媳妇儿!

       可惜,没有人听见寒赤的心声,众人已经就着火锅用起了晚膳。

       秦北夜坐慕夕芷身旁,他怀中还抱着刚刚满了两个月的秦司承,而此刻,小小的秦司承正瞪着浑圆的眼睛,好奇地看着这满桌的人。

       柳太傅笑着道:“原来觉得承儿和北夜的五官仿若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是现在看来,这神态倒是和夕儿的像极了。”

       “说的在理,”上官迟笑着道:“这圆溜溜的大眼睛,可不就是像极了我外孙媳儿嘛。”

       秦北夜与慕夕芷对视一眼,声线宠溺非常:“当然像。”

       慕夕芷回握他的手,玩笑道:“若是半点都不像我,那我不是白费力了?”

       闻言,顾尧麒接话道:“别说,我就一点都不像我娘,只像我爹。”

       “这我可以作证。”韩如风笑道。

       洛昭一笑,会握韩如风牵着她的手。

       袁思婵坐在一旁,但笑不语。

       花亦邪端着酒杯,邪魅一笑,道:“所以这般看来,小承儿肯定比你聪明。”

       “为什么?”顾尧麒不懂。

       花亦邪一脸无辜:“毕竟你只继承了父母一边的聪明程度,他继承了两边。”

       “……你!”顾尧麒这下要是还没有听懂,他就真的是没脑子了。

       他站起身来就想要越过桌子去收拾花亦邪,可惜袁思婵轻描淡写地一伸手:“坐着。”

       只是淡淡的两个字,顾尧麒却瞬间安分了。

       慕夕芷看着这般怂的顾尧麒,忍不住嘴角上扬,果然再混世魔王的人,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都很容易认输。

       秦北夜看着嘚瑟的花亦邪,问道:“北宁那边的事都交给你的左丞相处理?”

       花亦邪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笑着看一眼正在给洛昭夹菜的韩如风,道:“我这左相虽比不得你家韩大人,但是多少也是个人才,交给他,还是放心的。”

       说着,花亦邪又笑着道:“若你替我不放心,不如我把北宁交给你?”

       闻言,慕夕芷有些无奈,这已经是花亦邪不知道第多少次提出这个请求了,让秦北夜接管北宁。

       好在这件事情他只在他们面前说,要是让北宁的百姓知道了,怕是绝对会怀疑他们皇上的脑子出了问题。

       秦北夜百年如一日的淡然:“多谢你的好意,但是如今天下安定,与一统并无甚差别,我又何必要操心别人家的东西?”

       “能者多劳啊,”花亦邪道:“你说说你这才干,北宁百姓不被你管辖,都是他们的不幸。”

       慕夕芷嘴角微勾,听着花亦邪给秦北夜戴高帽,虽然她同意花亦邪对她男人的夸赞,但是却清楚他说得再多,都是白费口舌。

       果然,秦北夜道:“天下既太平,我又何必要多劳?有那些时间,我还不如多陪陪芷儿和孩子。”

       “我……”花亦邪语塞。

       秦北夜一张嘴毒舌得很:“倒是逸皇,你现在反正也就是孤家寡人一个,时间充裕,尽可以好好管着你的北宁国。”

       “……”花亦邪脸色都变了。

       顾尧麒看花亦邪吃瘪,不由得乐了:“就是,堂堂逸皇,别说三宫六院了,就一个皇后都没有,我可听说你们大臣上书请你纳妃的折子,都把你的偏殿堆满了。”

       花亦邪脸色更不好看了,几个人联手欺负他。

       他可怜兮兮地看向给秦北夜夹菜的慕夕芷:“小夕儿,你不能看着他们这么欺负你娘家人啊。”

       慕夕芷见他这样,笑着为他说话:“好了,花少好不容易千里迢迢来一回,先让他吃口热腾的吧,一会儿可凉了就不好吃了。”

       “就是!”花亦邪嘚瑟道,一副他有人撑腰的样子。

       慕夕芷笑笑,没有再接话。

       秦北夜看着慕夕芷的笑脸,薄唇亦微微勾起,只要慕夕芷高兴,他便心情愉悦。

       一场夜宴吃得热热闹闹,其中以花亦邪和顾尧麒两人的声音最大,而醉酒后的战武钦也克制不住自己的嗓门,三人竟和着酒划起拳来。

       所幸秦司承生性沉稳,没有被这几个怪叔叔影响,被乳母抱着喂了奶,便在杨嬷嬷的怀里沉沉睡过去了。

       慕夕芷的笑容始终没有放下来,她半倚靠在秦北夜的怀中,看着满桌热闹喜色。

       秦北夜把玩着她纤细的手指,视线分毫没有从她视线上移开。

       莲花池畔,恒儿跟着寒赤寒索几人玩着手持烟花,他孩童无忧无虑的笑声感染了所有人。

       “主子,烟花都准备好了。”魅心适时上前。

       闻言,慕夕芷拉着秦北夜站起,对众人道:“都快来,我今晚特意准备了很多新品的烟花,还未在莳花馆放过的。”

       “真的吗?”众人闻言惊奇道,都快步围拢过来。

       一年来,慕夕芷手下的霓裳馆等产业已经开遍了周围的大小国,而莳花馆,在酝酿多时后,终于也已经在北宁和西纪都城开了分馆。

       如今,在这个异世,没有人不知道这莳花馆背后的主人是九溪公子,也没有人不知道莳花馆、霓裳馆这一系列闻名天下的商铺,是九溪公子一手构建的商业帝国。

       但是,也只有如今这莲花池旁的众人,才知道这九溪公子便是秦仪国的传奇皇后,慕夕芷。

       伴着声声巨响,明丽灿烂的烟花在莲花池的彼岸绽放,点亮了那方天空,也将绚烂华彩落入莲花池里。

       众人站在这方露天水榭之上,将那烟花看得清晰,不由得发出阵阵惊叹。

       他们都下意识地看向自己所爱的人,眼底的爱意浓得化不开。

       花亦邪依旧提溜着他的酒瓶。

       他扭头看一眼相拥而立的秦北夜和慕夕芷,又笑着将视线移回天际。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更清晰地写着释然。

       他仰头喝下一口酒。

       是啊,人世浮华万千,比之眼前盛景还要绚丽万分,他是时候该去追寻自己所爱了。

       水榭最前端,秦北夜拥着慕夕芷的身子,将她裹在他的披风下,将她整个人都搂紧自己的怀中,密密实实地替她挡去所有可能的凉意。

       他的右手握着她的右手,与她共商这一方明丽。

       只是,在他的眼里,这缤纷十色的烟花在天空中绽放的一朵朵灿烂,都不及半分慕夕芷眼中的光华。

       感受到秦北夜的视线,慕夕芷扭过头,看向他。

       两人的视线交汇之处,是浓得化不开的爱意。

       慕夕芷面上的笑意更甚,她微微侧过身子,穿过披风,保住秦北夜的腰,深深地偎进他的怀中。

       此刻,天空正好开始绽放出字体烟花,五花八门的字体在绚烂的烟花中,或明或暗。

       在一堆的“顾”“袁”“溪”“喜”“乐”等楷字里,秦北夜满眼都只有四个字:“爱你,无悔。”

       他眼底笑意更浓,将怀中的女子抱得更紧。

       慕夕芷笑着回应他,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我爱你,此生无悔。”

       这句话穿透秦北夜胸膛,深深嵌入他的肺腑,他紧紧拥抱着慕夕芷,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怀中。

       深邃的眸中,是明亮的光芒与散不去的宠溺。

       此刻他怀中的,不只是他的妻子,更是他的天地,他的生命。

       他低下头,薄唇在慕夕芷额间印下一吻,声音低沉喑哑,好听到了极致:“我爱你,永世不换。”

       (完)